April, 2004 (2004 年4月)

April 11, 2004

<<英國一項調查發現,女性越常做家事,也越喜歡做愛。

這項調查研究了二十到四十歲的英國女性。這個年齡層的婦女,每個星期花十個小時拖地洗衣的人,希望每天能做愛一次。每個星期洗洗刷刷超過十五個小時的婦女渴望的則是「做不盡的愛」。喜歡打掃的婦女也多半會幻想自己趴在地上拖地的時候有猛男撲上去。

而自己不喜歡打掃,找傭人或是清潔公司打掃的婦女,對床上的事也沒什麼興趣。他們一個星期有一次也就夠了。不過,這個調查顯然是對於英國婦女的調查,應該也有很多婦女,特別是父系的東方社會婦女把作愛當成作家事,虛應故事一番。>>

這是什麼奇怪的調查啊,這不是在說我是那種 ….xxxxoooo… 的人嗎?


April 12, 2004

外面在下雨,要去圖書館幫老公借書,鞋子濕掉很討厭,反正早上去溫室澆水時,我的鞋子就已經濕掉了,是不是應該買一雙雨鞋來穿呢?還是我應該在辦公室放一雙拖鞋,把腳塞在濕濕的鞋子裡不太舒服。做這個實驗最討厭的一點就是澆水,其實澆水沒什麼不好,但是為什麼一個去年剛蓋好的溫室內的生長房 (growth chamber),其排水孔的位置是位在地勢幾乎是最高的地方,所以多出來的水很自然的就流到排水孔以外的地方聚積起來,然後我的鞋子就踩在這堆水裡面。有時候水量多的時候,甚至會流到門外面,要知道生長房的外面的地上也是有排水孔的,但是很不幸的,其地勢也是相當高的,所以水又很自然的往不該流的牆壁流去,然後牆壁又偷工減料,所以水就會滲到外面的走道。真不知道當初工程是怎麼設計的,至少目前科學還沒有證實 “水往高處流” 這個理論,那為什麼設計時會設計成這個樣子呢?還有,為什麼溫室內可以設計自動澆水系統,但是生長房就沒有,而且控制及監視生長房狀況的電腦三天兩頭就自動罷工或自殺,實在是非常的麻煩。


April 13, 2004

Echo 地下室的淹水更嚴重了,現在有三分之一的地毯都是濕的,我剛剛用那個可以吸水的吸塵器去吸了滿滿一桶的水,還把除濕機打開了,但是我不覺得這可以解決問題。其實去年會淹水進來時,就應該好好處理了,即使後來把排水管移開就不淹水,那也只是因為之後沒有下很大的雨,但是只要是會淹水,就代表有問題,現在只會越來越嚴重,會不會是樹根把牆鑽出裂縫來,希望不要是這樣子。


April 14, 2004

在家唸書有個壞處,就是會東想想西玩玩,我剛剛把那個白色大書櫃移到咖啡色書櫃旁,然後看著空出來的空間,正在思考是否要把電視音響移過來,剛好可以擺的下喔!那這樣子就可以用好的音響來聽音樂,也可以躺在床上看電影了,當然,這間書房兼臥室會變的非常的--麻雀雖小 五臟俱全。

今天早上又去地下室吸了一整桶吸塵器的水。


April 21, 2004

慈暉說,聽學妹說有的時候這東西 (PAUP) 會跑三天三夜然後當機...夠衰吧,希望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由於跑 17 個 sequences 已經很慢了,所以我中午時決定不要跑 94 個 sequences,將其砍成60個,用 branch swap = TBR (最複雜的)及K2P model 以及 Bootstrap replication=2 來跑,已經四個多小時了,還沒跑完。

所以我剛剛決定不要跑 60 個 sequences,將其砍成 38 個,由於該是去搭校車的時間了,明天再用 K2P model 以及 Bootstrap replication=2 來試跑一下。至於 branch swap,我看我應該先試最簡單的 NNI,如果速度還好就考慮改為 TBR,以及將 bootstrap replication 增加,希望能增加到 100。

可憐的電腦在發燙,全速散熱中,希望當機這件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April 22, 2004

TBR跑起來還是很慢,改試 SPR,沒想到還是很慢,好啦好啦,用 NNI 就好了,不要再做無謂的爭扎了。


April 29, 2004

從四月初開始就飽受花粉熱折磨,先去超市買了現成的抗過敏藥,吃了好像沒什麼用,照樣眼睛鼻子喉嚨癢的要死,拼命打噴嚏流眼淚,不能抓癢也不能揉,有時候難過到會抱著慈暉痛哭流淚,因為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然後又不能做任何事,晚上還會因此睡不好,早上又早早醒過來,決定應該是去看醫生的時候了。中午去看了校醫,她開了兩種藥,一種是眼藥水 Patanol,一個是對付過敏的藥,她說她覺得 Patanol 比較適合我的症狀,其他的也不錯,但是是處理不同症狀。

她說因為我是學校的 employee,健康保險是參加學校的,向學校 Health Center 買應該只要付大約五塊錢吧,我今天晚上回家找出我的健保卡,明天去向學校的藥局買回來點眼睛,付的昂貴健保費終於可以用一下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