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04 (2004年6月)

June 1, 2004 (Tuesday)

剛過完 Memorial Day,放了三天假,一整天都懶懶的不太想做事,當然實驗是照做,只是沒有好好讀 papers。不過自從 Memorial Day 買了美國國家公園一年的通行證,現在滿腦子都在想暑假和寒假要去哪些國家公園玩,應該先在這幾年人在東岸的時候,把東岸的國家公園都好好玩一玩,等以後如果有機會到西岸,再好好去玩西岸的國家公園。

新的室友 (Pelma) 搬近來了,她是西藏人,來 Duke University 唸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她只唸碩士,明年唸完就會回西藏了,現在是暑假在 DC 做 intern。她在學校的中國同學都很驚訝她唸完就要回去了,而且還是回到西藏而不是北京,這就是西藏人和中國人的不同。我常常聽到中國人一天到晚罵美國稱讚中國,但是卻死賴在美國不肯回中國,真不知道他們如果這麼討厭美國,幹嘛死賴著不走。


June 3, 2004 (Wednesday)

慶祝生日,今天跑去另外一家中餐館吃 buffet,美國這邊的中式 buffet 真是沒話說,上一次吃的太鹹,這一次的太油,跟台灣比,差太多了,更比爸媽及慈暉做的差多了,我看下次我們還是自己做點東西,然後買蛋糕自己回家吃好了。乾脆自己做蛋糕好了,自己做的一般都比較好吃。但是吃完後還是好飽好飽,兩個人都變肥了。


June 4, 2004 (Thursday)

老闆的老婆在五月下旬連續兩度住進加護病房,第二次進去後還沒有出來,據說是病毒感染,但是到現在還是不清楚感染途徑,連原來推測是由蚊子感染都不確定了。目前造成腦部受損,還曾經一度休克,現在好像是靠著維生系統撐著,據說就算救回一條命,恐怕會一輩子行動不方便甚至有可能會是植物人,這個病毒目前尚無治療的藥物,只能靠病人自身的抵抗力。目前的看法是可能會度不過這一關,好可怕喔。老闆才結婚四年,去年剛買新房子,訂做的傢俱才在一兩個月前送來,年初時我還在問老闆,何時可以讓我們去見見師母及你的新家啊。現在卻面臨這種情況,老闆的心情一定很難受。

他幾乎都沒來學校,昨天出現幾個鐘頭,我也不敢去吵他。本來是和他約好期末考結束後 (5/14/2004)的第一個禮拜一,也就是 5/17/2004 要和他討論的,結果那是師母第一次住院,之後 5/29 又再度住院,我的研究方向及計劃就只好先擱著了,最親的人生重病,唉!只希望師母能好起來。反正我現在先跟著 post-doc 學做實驗,還好手邊也正好有一個實驗在進行,也就是有五百顆左右的植物正在進入冬眠中,所以就先等一下了,還有兩個禮拜才會進入低溫的冬眠中,希望下禮拜能和他談到話,因為本來是預計一進入低溫就要開始蒐集植物樣本的。

最近真是悲情啊,師母重病,而我的姑公也過世了,六月十一日是告別式。人生無常,要好好把握珍惜和身邊的人相處的任何時光。


June 6, 2004 (Sunday)

今天早上六點多就起床了,因為要載慈暉去他的學校 (UMBC),然後他會和他老闆會合,慈暉六月六日到六月十二日要到羅得島州 (Rhode Island) 及麻塞諸塞州 (MA) 參加一個會議還有做實驗,是他老闆要求他去參加的,他老闆也會去,而且七百美金的報名住宿餐點費,都由計劃幫他支出。所以我這個禮拜就乖乖待在學校作實驗,沒有老公可以抱了。


June 7, 2004 (Monday)

早上乖乖的到了學校,先去溫室澆水並記錄新芽生長的情況,然後就要乖乖的去停車再走去實驗室,但是,天啊,今天不曉得是什麼奇怪的畢業日,所有停車場內塞滿了車,幾乎都是沒有校內停車證的車。沒有地方停車,想說到位在我們系館旁邊的立體停車場試試看,至少這必須要有買學校停車證的人才能停的停車場,但是我想停,別的學生也想停,所以也是沒有地方可以停車,我只好先把車子停在十五分鐘暫停區,然後跑到實驗室,在 post-doc 的門上留了字條,告訴她我要回家了,因為無法停車。這真是有點離譜,學校喜歡把場地租出去給別人用,但是卻讓乖乖繳昂貴停車費的學生沒有地方停車,事先也沒有先告知,難道學生就不是人,繳了錢卻沒法享受到應得的權利?真是差勁。


June 8, 2004 (Tuesday)

早上還是乖乖的來了學校,今天更離譜,差點不讓我去溫室澆水,後來大概是看我很生氣也很兇,才放我進去像往常一樣停車.澆完水,想說昨天在系館旁的立體停車場 (lot 5) 找不到車位,那就乖乖的停到我的停車場,結果今天還是有那個爛畢業活動,每個停車場入口都有人把守,看到有校內停車證的車子,二話不說就叫我們走開,去停很遠的一號停車場,我說這是我買的停車證的停車場,為什麼我不能停?他就很兇的說,反正你就是不能停,趕快開走,你檔到別人的路了。真是莫名其妙,我好好的付錢,學校怎麼可以隨他高興就把我的權益任意剝奪,然後也不會事先通知,也不考慮我們的需要.我只好先去五號停車場看看,繞了半天就是找不到位置,總不能今天又不去做實驗吧,只好乖乖到一號停車場,也是滿滿都是車,當然囉,三個大停車場都不準有停車證的學生停,大家只好都擠來一號停車場了。找了一下子,終於停好車,到實驗室工作去。

跑去問了學校管交通運輸的辦公室問了一下,這個討厭的畢業典禮要一直到禮拜四晚上才結束,也就是我要活在停車惡夢中,直到禮拜四才結束,唉!


June 9, 2004 (Wednesday)

最近家門口停車位置有點麻煩,老是遭到鳥擊,就是鳥大便的攻擊,每天早上上學前,擋風玻璃上就多了幾坨鳥大便,以為是因為停在樹下的緣故,昨天把車子往後停,今天早上還是看到新的鳥大便,真是令人氣餒啊。不想要車子被曬的燙燙的,可能就得接受鳥大便,不要鳥大便,就得享受三溫暖車。

回到家,室友把冷氣開的好低,華氏 74 度,也就是攝氏 23.3 度,冷死人了,害我還得穿上外套,然後還有兩隻冰冷的腳。奇怪,到底是我對溫度的感覺有問題,還是別人呢?但是為了環保,不應該這麼浪費能源的,即使是華氏 85 度 (攝氏 29.4 度),只要開著電風扇,其實都還很涼快的。


June 10, 2004 (Thursday)

早上去上學途中,由於車子快沒有油了,雖然現在油價很貴,還是只好乖乖去加油,一面加油,就一面洗被鳥擊的擋風玻璃,結果後面的車子的人問我是否可以幫個忙,我問什麼事,他問我是否可以幫他加點油,我說加油槍在那裡,你可以自己加啊,他說不是這個問題,他是想說看我可以不可以幫他出加油費。我當然是搖頭說不願意,奇怪耶,有錢開車沒錢加油,而且外觀上他的車比我的車還新,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我一像秉持著看起來舊舊的車比較不會有人偷,所以都沒有在美化保養我的車,不過我的車已經開了十二年,也不能算新車了,再加上我也是窮學生,如果有錢我會先幫環境保護的。

有朋友說:只希望將來可以有能力寫作、創作,如果有錢則希望能買下一整片面海的山坡,蓋個農舍,快樂地和我家狗狗奔馳在自己的天地裡。偶而家人來訪、偶而三兩好友來個出其不意的驚喜......就大家一起坐在山坡上觀賞日出、日落、漲潮、退潮,天黑時抬頭就可看到星空、月娘......寂寞無聊時,還可駐足傾聽風聲、雨聲、潮汐聲.......或者漫步林間捕捉驚鴻一瞥的悸動......是的;我已經逍遙自在慣了,渴望的永遠是這樣的生活情景、情境。

很美的意境喔,其實我也是這樣子想,我很喜歡旅行,很討厭住在都市裡,和慈暉出去玩都是選擇國家公園及州立公園等地方,如果可以這樣靜靜的享受風聲雨聲浪濤聲日出日落,天黑了坐在院子看螢火蟲看星星,熱了就坐在樹下納涼... 。這樣的生活真的會很難達到嗎?只要有個固定的工作,理論上生活應該過的去,在屏東或花蓮台東,應該不會很難買到一塊地吧。其實如果有心,能夠找到有類似想法的人,是可以好幾戶人家共同買一小塊地,蓋個連棟的綠建築,然後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空間,但是又有可以互相互助合作的地方,可以有自己的有機小農場,再加上有個小小長滿水生植物的溼地可以用來處理生活廢污水,有點像台灣的共同購買,只是這變成是共同分享一個社區生活。由於像是一個迷你小社區,房子又是省能的綠建築,水電的消耗量會大大減小,以屏東而言,太陽能及風能搞不好就夠用了。托老托幼托寵物可以成為小社區共同的一部分,有人要去旅行時,還可以請社區成員一起幫忙看顧房子及寵物。聽說花蓮已經有這樣的小小社區在興起喔,期待自己也有機會過這樣的生活。


June 17, 2004 (Thursday)

這一陣子實在是有點忙,忙著做實驗,不過忙碌的生活感到很充實。今天在跑 DNA gel 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換了一種 agarose gel,以前做的 1% gel 都是很結實的,但是今天做出來的 1% gel 卻是軟綿綿的,第一張是手指一碰就破掉,第二張則是 post-doc 在把 comb 抽出來時,立刻就產生了幾個裂痕,不過我們還是勉強跑了一下,結果好像還好,只是怎麼會這麼軟呢?得非常小心的做,一面做還得一面擔心會碎掉,或許是藥品擺久了,有點不行了,不然就是這個牌子在讓其 solidification 時得放至少一個半小時以上,真是奇怪。

這個禮拜,已經失連的高中好友突然連上線了,大家用方便的 email 互相連絡,感覺不錯。以前大家還在台灣時,雖然各自在不同的學校唸書,但是每到寒暑假或一些大假期,總是會想辦法找到共同有空的時間聚一聚,雖然各自所學不同,而且各自的生活經驗及空間也不同,但是四個女生聚在一起,還是會聊個一整個下午。年輕時代能留下來的好朋友不多,但是一但是好朋友,那個情分卻又深厚的多。

其中一位高中及大學時非常優秀的同學,當初上大學還是保送台大物理系,大學時也是班上的佼佼者,畢業後也是立刻就順利的到美國普林斯頓唸研究所,現在她選擇了賢妻良母的身分,快樂的做家庭主婦。初聽到這個消息,的確令人驚訝,因為她過去給人的印象就是精明能幹聰明,但是,其實想想,她還是很聰明的,她選擇了讓她快樂的生活,她選擇了過她想要過的生活,她選擇放棄了她可以得到但是不是她想要的生活目標。而且其實家庭生活是一個很大的挑戰,雖然人人都在過家庭生活,但是要過的讓家人都幸福快樂,其實並不是那麼的簡單。

我想,我最大的心願還是和可愛的老公廝守一生,有空時就去大自然玩耍,爬山健行露營車床族,都是很棒的,而以前曾經有過的偉大志願,不論是在學術上或是在環境保護上,其實對我而言都沒有家人重要了,不過我還是不會選擇成為家庭主婦的,我一定會覺得很無聊,因為我實在太喜歡做實驗或是以前管理保護區那種跑野外的生活了,不過,在家庭生活之餘,我還是會盡力好好保護台灣的環境,希望能讓台灣的綠黨成長,變成台灣環境在議會中的守護力量。


June 23, 2004 (Wednesday)

坐校車回家時,由於車上冷氣開的很強,我穿了長袖還凍的發抖,看著校車駕駛還穿短褲短袖,一付很熱的樣子,我不禁開始感到懷疑,她的感覺神經是不是有問題呢?

但這令我想到,幾乎在美國的任何一個建築物及超級市場,即使是熱到華氏九十幾度 (攝氏三十度是華氏八十六度),冷氣也常常開到我必須穿外套才不會冷,為什麼要這樣子浪費能源呢?也不是說我超級奈熱怕冷,冬天下雪時,我也是一件毛衣一件擋風外套就可以在戶外走來走去,夏天室內溫度到了華氏八十四度時也會吹冷氣,夏天待在戶外時也都努力找樹蔭下,所以我覺得我很正常,也是不喜歡太熱及太冷的溫度,但是當冷氣開到令人在夏天覺得冷,或是暖氣開到令人在冬天覺得熱,這就是一種浪費。如果美國人能夠訓練自己,夏天在室內就是要穿短袖,冬天在室內就是要穿毛衣,那真不知道可以減少多少能源的浪費,如果再加上使用一點點省能的技術,那四倍數的理想一定可以馬上達到。但是,有多少人願意調整一下生活習慣呢?各何況人體對冷熱的反應是可以調適的,在熱的環境下待久了,就不會那麼怕熱了,在冷的環境下待久了,也就不那麼冷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