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04 (2004年5月)

May 8, 2004

春暖花開又多雨的馬里蘭,院子裡的草也長的很快,兩個人每個禮拜都要花一整個下午的時間在那裡割草,除了要用大割草機割大部分面積,還要用那種小支的來割牆角及樹旁邊的草,還有另一種小電動剪是專門用來剪花圃中及旁邊的雜草,還要用樹枝剪來修剪樹枝,不然灌木叢已經長到屋頂邊緣了。

除了要努力的和期末報告及上台報告及期末考試奮鬥,我還要和那令人受不了的花粉熱過敏對抗,真是痛苦啊。

最麻煩的那個期末報告及上台報告,就是要用這學期所學的分子系統演化學來推論出植物的一個基因家族的遺傳演化過程,在跑程式的時候,慈暉以及我的電腦可是盡全力在做運算,CPU使用率達到百分之百,還跑了三四天才跑好一次,慈暉還把我寫好的程式中最複雜的那個丟給澎澎玩,因為澎澎曾經感嘆過他的電腦都沒有完全發揮功能,結果他的電腦的CPU使用率也是達到百分之百,最慘的是在跑完前竟然當機了 實在是有點慘,不過我還是可以拿比較簡單的那幾組來寫報告。

至於可惡的花粉熱,大概是我來美國太久了,第一次來了快五年,這一次來了快三年半,四 五月春暖花開時,就是我不停流眼淚打噴嚏 眼睛鼻子喉嚨奇癢無比的時候了,眼睛癢不能揉,一揉就又痛又癢又腫,連書都唸不太下。四月二十九日實在是受不了了,跑去學校 Health Center 看醫生,吃藥點眼藥水雙管齊下,還是只能稍稍減輕一下症狀,那個癢還是令人痛苦。希望慈暉能安然唸完書,不要也對花粉過敏,不然春天時我們兩個都會因為痛苦而討厭這個季節。


May 10, 2004

今天上台報告分子系統演化學的學期報告結果,presentation 一切順利,剛好在時間結束前十秒完成,然後還回答了三個問題,很高興,終於結束了。唯一的小小緊張是,老師的電腦不讀我的 CD-RW片,真是令人昏倒,還好有位同學帶了 laptop,是 Unix system,他的電腦可以讀我的檔案,然後再拿他的電腦去樓上老師實驗室,轉到他的電腦裡,在存到 memory stick 中。

中午本來要去聽一個演講,是講開花植物的演化,結果等了半小時後宣布演講者趕不到,結果就是和其他的學生一起吃了免費 pizza。


May 13, 2004

我今天早上在院子裡看到三隻蟬在地上爬來爬去,其實小小的 比台灣看到的要小多了,看來將會有更多出現了。等明天考完試以後,等他們出現的量增多後,可以試著拍他們剛脫殼的美麗樣子。

我正在考慮是否應該在我們窗前的院子種一個樹,這樣子可以遮蔽掉一些可怕的陽光,不然這個房間的溫度可真是高呢。我把隔熱紙貼到窗戶上了,我發現開著電風扇,即使是華氏 85 度,都還可以忍受耶,好吧,樹還是別亂種,就開開電風扇好了。


May 17, 2004 (Monday)

我上禮拜五考完最後一科期末考,這個週末都在補休息,沒做什麼事,只是把家裡好好打掃一下,和慈暉在外面用手動割草機做運動,還出去大大採買了一堆食物,當然還包括看電影及電視,只是編劇都把觀眾當傻瓜,看的很沒力。

四月時就自己把頭髮剪短了,因為唸書唸的很煩,就覺得長頭髮很麻煩,一個多月下來又長到令人煩的長度了,期末時唸書唸的更煩,一直在捉頭髮,禮拜五一考完,回到家也是自己把頭髮剪的更短了,可能比哥哥都還要短,慈暉也是去剃了個三分頭,他到現在還是不敢讓我幫他剪。

十七年一度的知了大會已經在此上演了,院子裡,樹枝上草上,反正任何可以被蟬利用的地方,都是他們蛻下來的殼,目前好像還不是最多的時候,聽說多到會需要用掃把去把他們由車上掃下來,很驚人吧。


May 26, 2004

慈暉口試順利通過,但是被要求要努力唸他老闆發表的文章,現在正式成為博士候選人了。晚上我們去中式 buffet 大吃了一頓,回到家,因為肚子太飽了,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聊天看電影。


May 28, 2004

滿上站在院子裡頭,可以看到草地及大樹上,螢火蟲發出閃閃亮光,很漂亮的。想到螢火蟲的 luciferase (Luc) 及 luciferin 現在在分子生物技術中應用這麼廣泛,是非常棒的報導基因 (reporter gene),就覺得生命真是神奇啊。

現在到處都是那種十七年才出來一次的蟬 (cicada),地上都是蟲屍在高速公路上開車還會被蟲擊,然後擋風玻璃上就是一灘白色的蟲屍汁液,甚是噁心,後來仔細觀察別的車子,發現大部分的車子的擋風玻璃上也是一灘一灘白白的。昨天慈暉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時,一隻蟬迎面撞過來,撞在駕駛座擋風玻璃正中央,慈暉還反射動作的閃避了一下,還好有擋風玻璃,不然被打到就慘了。


May 30, 2004

跑去維吉尼亞州的 Great Fall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玩,因為是屬於國家公園的體系,所以我們就乖乖的花了美金五十元買了一張國家公園全年通行證,打算要利用假期好好到處玩玩,一定要把五十元玩夠本,不過弔詭的是,其實出去玩是很花錢的,為了要把五十元玩夠本,其實會花了更多的錢。

本來是要到馬里蘭州西北邊的瀑布區的,食物及冰桶和冰咖啡都準備好了,但是因為這個 Memorial Day 週末的天氣不佳,好像會常常下雨,所以就到近近的大瀑布玩。其實因為波多馬克河 (Potomac river) 是屬於水量很大的河,瀑布其實還蠻壯觀的,然後路又很好走,所以裡面有滿坑滿谷的遊客在那邊野餐烤肉,可惜的是以前的舊運河已經被拆掉了,變成烤肉野餐區,心裡有些悵然。


May 31, 2004

昨天沒有看到運河,決定今天要到隔著波多馬克河,位在昨天去的國家公園對岸的 C&O (Chesapeake & Ohio) Cannel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去玩,這邊總該會有運河了吧。但是老天一直在下雨,等啊等的,都已經下午了,我就說,即使會淋雨,我們還是出門吧,我不要這個長假期待在家這麼多天。

神奇的是,當我們一抵達 C&O NHP 時,雨就停了,真是不錯啊。這裡的運河河道保存的很完整,這個 C&O NHP 是沿著Potomac river 的運河,大瀑布 (Great Falls) 就在旁邊,這個沿著 Potomac river 旁的運河,長度達184英哩,旁邊有可以騎腳踏車的步道,正在思考是否有可能走完,來回就368英哩,大概會把腳走成蘿蔔吧。

不過大概是不會去走完的,這麼長,我大概不會這樣虐待自己。大瀑布還是蠻壯觀的。運河以前是舊河道,後來在冰河時期河水向下切割河床,但由於水量較小,所以就只用到靠南邊的那一部分,後來就改道只走南邊的河道,現在 Potomac river 和運河的高度落差可達 70 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