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ble Car in TW (June 4, 2004)

June 4, 2004: 台灣環境保護何去何從?

很久沒有寫東西了,最近跟著post-doc做實驗,等待時間就會跑去上網,今天看到EPRO的環境電子報的新聞,心裡有些難過,還特地跑去查了一下其他的報導,忍不住多嘴了一下。

針對興建高山纜車一事,我反對在台灣建高山纜車,並不是說我不喜歡坐高山纜車,而是高山纜車不適合台灣的環境。現在不是說國外認為高山纜車對環境影響最小,就會在台灣得到相同的結果。

環境保護這件事,既是全球化也是非常的在地化。怎麼說呢?說他全球化是因為大氣水流海洋是互相流通循環的,很多跨國的環境污染問題,或是相鄰國界的問題都在在影響到每個區域的環境。說他在地化,是因為任何地方的環境影響,會因當地特殊的土壤地質氣候動植物微生物分佈,及生態變化及人文社會文化等因子而變化。

台灣山區的地質地勢和國外的山絕對不會一樣,我在奧地利玩的時候也撘過纜車,纜車下面是幾十公尺寬的雜草帶,樹木都被移除了,為了方便維修整理,而山的斜坡完全不能和台灣陡峭的山勢比。會不會以後下大雨時,纜車所經過之處就是最好土石流的地方?要知道台灣是乾濕季節分明的地方,雨季的雨量可是非常驚人的,但是台灣還能忍受多少次土石流呢?

在國外總量管制是很重要的,不但限制一天可以有多少人,也限制同一時段可以有多少人在上面,我們會做這樣的限制嗎?要知道台灣的山很脆弱的,高山的植物生長速度慢,遊客最好不要去隨意踐踏,但是台灣人具有超強的破壞力,連路邊公園的水泥椅子都可以打的稀巴爛,山頂不被採爛才怪,垃圾到處飛,花草樹木被拔光,加快高山原生物種消失,我不相信他們真的會給你乖乖遵守規則。

至於有人提出高山纜車可以提供急難救助,別開玩笑了,高山纜車是通往旅遊景點的,又不是公車可以在路邊想上車就可以上去,高山纜車專門服務有錢愛花錢又懶的走路的人。

還有人提到,過去因為山路不好走,觀光客很少看到台灣山林之美的。但是,有沒有高山纜車不是原因,原因在於這些人不願意花時間和體力走到山上。要看到山林之美,就要流汗和忍受手腳酸疼,要親近大自然,就要彎下身,小心翼翼的踩在大地之上。現在有公路通達山頂的地方已經這麼多了,如果懶的走路,去這些地方就好了,沒有必要為了懶人去破壞台灣脆弱的山林,懶惰的人不配去一探自然之美。更何況真要一探自然之美,沙中見世界,花中見天堂,路邊一顆小野花也比索羅門王的寶藏還美麗。

記得去年到澳洲布里斯本玩的時候,專門針對國家公園玩,其中一個超級受歡迎的 Lamington National Park (雷明頓國家公園),遊客可是非常多的。到國家公園的山路窄窄小小的,總共只有兩線道,也就是一個方向一線道而已,路還不停的繞來繞去,繞過什麼呢?為了少砍一棵樹,為了少移走一個山上的大石頭,這條路就這樣彎來彎去的挑比較沒有樹的地方走,還會為了一棵樹而突然把路變更窄或變成一線道。一路上,我非常感慨,台灣超級秀麗的太魯閣國家公園,為了要讓雙層大巴士可以錯車,路拓寬,山壁上就是糊了水泥,看了以後非常非常的心疼,本來連路邊山壁都很美,現在變成來看水泥公園了。大自然的美,不是在終點才美,不是在特殊景點才美,而是沿路都巧奪天工都美。以前我去中橫時,會喜歡由天祥走到太魯閣再走回天祥,或由太魯閣走到天祥再走回太魯閣,是的,用腳走,因為那個美令我心醉。但現在,我不知道我還願不願意用走的,幹嘛啊,走著去看水泥山壁和柏油路嗎?

今年五月三十一日到美國馬里蘭州 (Maryland, USA) Potomac river 旁的 Cheaspeake & Ohio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走步道時,這是一個讓行動不方便的人也可以去看瀑布的步道,為了不切掉石頭,特別把木頭的扶手依石頭的形狀而修改,在台灣,會這樣子做嗎?大概不會。

以台灣目前這種人治,但又常常是外行領導內行或是政治分贓的情況,再加上人民普遍不守法又沒有公德心,我覺得只有封山封海岸是對台灣環境最好的保護。但是台灣人享受民主自由慣了,大概是不能封山及封海岸了,但是還是可以少開發。等到執政者及人民有足夠的水準,等到做了足夠的生態環境調查及環境影響評估都通過了,等到相關的配套措施及法令都有時,等到執法人員有權力去保護台灣的好山好水時,才是可以讓更多的人去親近山水的時候,不然只是一個個消耗掉台灣的寶藏。

至於環保團體找不到在野黨共同監督政府,而昔日的戰友民進黨也已經轉變為國民黨式的民進黨,這該是環保團體覺醒的時候了吧。相信那些眼中只有利益及政權保衛戰的政黨是不切實際的,寄望於這些政客心中能存在一絲絲對環境的善念是在自欺欺人,是不是該支持自己的政策代言人,讓綠黨可以成長為具有監督力量的永遠的反對黨呢?而不要只是寄望於這些大政黨施捨的小小善意。綠黨提供了這個空間,只是大家過去都一直在自欺欺人,各團體過去都是在各大黨兼穿梭尋求支持,但是,現在還看不清楚嗎?利益及政權才是這些政客們想要的,環境保護,對他們而言是未來子孫的事。


(1) 高山纜車:新木馬屠城記? 
2004.05.30 中國時報 李永展

五三○有一群愛山林的人,以登山裝扮背著大背包從教育部走到行政院,以實際行動表達他們反對興建高山纜車。這些人焦慮的是經建會規畫的四條高山纜車會不會破壞台灣脆弱的高山生態系,而使經建會企圖達到「生態教育及生態旅遊」目標的高山纜車,成為《木馬屠城記》中攻陷特洛伊城的那匹木馬? 

高山纜車是政府為了推動觀光倍增政策,計畫在台灣各地興建纜車,初步選出數十條路線,此次引發反對聲浪的就是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纜車。在經建會委託的「台灣高山景點建置纜車潛在地點評估及開發營運之研究」中建議四條路線,如果這四條高山纜車興建完成,未來在玉山、雪山、合歡山及南湖大山,將有纜車從登山口直奔山頂。行政院的如意算盤是希望讓更多人有機會一親台灣名山芳澤,其立意固然良善,但反身來看,我們總是將珍貴的生態資源視為消費品,逐漸在科技化、現代化、速食化下加速消耗殆盡,不僅山區不再出現景觀與生態資源,更使得城鄉脫序,讓永續台灣的夢想加速幻滅。再進一步檢視,在標榜「為永續台灣奠基」的今天,卻發現在實施總量管制的國家公園內,將以不永續方式興建高山纜車,實在讓我們懷疑執政者是不是說一套做一套? 

對多數遊客來說,他們只關心纜車票價和當地觀光資源,至於嚴肅的環境生態課題,只能仰賴政府部門嚴格把關。不過,當我們寄望行政官僚體系時,中央及地方卻藉纜車為吸引遊客、振興經濟的誘因,將珍貴脆弱的生態景觀毫不吝惜的供作消費,可預見的是,在沒有做好容受力管制下,將對生態及人文環境造成無法挽回的嚴重衝擊。 

遊憩地區的容受力分析可分為四種:生態容受力(以關切對生態系之衝擊為主)、實質容受力(針對未開發之自然地區探討可用之空間量)、設施容受力(以服務設施之數量為依據)、及社會容受力(針對環境變化的損害或遊憩體驗變化的衝擊進行評析)。先從設施容受力及社會容受力來分析,高山纜車之營運如果採BOT方式委外經營,便須吸引大量遊客使收支平衡,如此一來,設施容受力及社會容受力管制便形同虛設。再從生態容受力及實質容受力來分析,這四條路線正好位於玉山、太魯閣及雪霸等台灣三大高山型國家公園內,都屬於生態環境敏感區,將來纜車一旦興建,勢必有不少挖填行為,不僅危及脆弱的高山生態系及坡地穩定,將來十米到五十米不等的一一四支纜車支柱及纜車線,都會在國家公園原始地貌上畫下一道道難以撫平的傷痕,而對景觀造成難以回復的衝擊。 

當先進國家為保護自然生態,明文禁止或限制纜車興建時,我們卻還在開生態教育及生態旅遊的倒車,還要在玉山插上五十米高的柱子,難道我們的觀光建設還停留在「毀滅性建設」的不永續階段嗎?刻正上演的電影《特洛伊》,描述希臘人如何躲在腹部挖空的巨大木馬中,讓特洛伊人誤以為是勝利品,歡欣鼓舞地迎回城內,最後在睡夢中,整城的特洛伊人被希臘人消滅殆盡。高山纜車如果真的完成,台灣重要的高山生態棲地便像特洛伊城,而四條高山纜車就像四匹蠢蠢欲動的木馬,一齣讓台灣人享受短暫歡愉後被徹底毀滅的「新木馬屠城記」,雖然緣自政府的無心,卻可能釀成大悲劇,聰明的台灣人,我們能坐視不管嗎?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建築系教授/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本專欄不代表本報立場)


(2) 陳玉峰:阿扁新十大 小蔣舊思維 
截自聯合報記者于國華、汪文豪2004.5.31

「愈研究台灣、了解台灣,面對有關台灣的題目,卻更無言。」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陳玉峰說,台灣的環保問題,過去已經講得太多,但新政府、新政策,「反而踏著舊問題,繼續創造新問題。」 蘇花高速公路、高山纜車、湖山水庫等,這些建設計畫看在陳玉峰眼裡,不過是「蔣經國遺志」,了無新意。他認為過去發展經濟,不懂計算社會成本;換個政權,更是蒙昧。「滿朝文武,竟沒有一位能人?」他質疑,要台灣「永續發展」,根本是句謊言。 

陳玉峰說,「新十大建設」正把台灣推向生態浩劫,政策的粗糙,令他對民進黨執政不再抱有期待。他更痛心的是,社會亟需監督政府的反對力量的此刻,竟然「找不到反對黨」。他說:「台灣的環保運動,現在,才是戰鬥的開始。」 

以下是以第一人稱記錄的訪談內容: 

台灣人口已經太多。以目前的人口數,如果希望台灣「永續發展」,土地面積至少還要大十倍。我們不斷向第三世界國家和後代子孫搶劫資源,維持台灣人目前享受的幸福生活。 
台灣島上的資源利用,向來以政權的貿易與政治需要為目的,從來不是為了生民的世代永續。從日本時代南進基地的「農業台灣、工業日本」,到「以農林培養工商」的反攻跳板,脆弱的台灣,不斷被超支耗用。 國府遷台以後,鼓勵民眾生育,在民國四十二年前後,生育率達到頂峰。接下來二十年,為容納日增的人口,大量開發土地、砍伐森林、侵佔河川和山坡地。如今台灣承受的環境災難,都是過去錯誤開發的惡果。 新十大建設,同樣是政治目的選舉文化產物。兩千年,民進黨意外取得政權,焦頭爛額的應付四年。面對二○○四年大選,急就章推出「新十大建設」,完全沒有深思熟慮,還套用過去蔣經國推動十大建設留給民眾的印象,為求選舉獲勝。 

我反對「新十大建設」,除了計畫內容粗糙,更深層原因,是反對這種歷史和文化的錯誤再延續。台灣一直停留在剝削環境的經建思想中,以為建設可以帶動經濟發展,但這種算計,完全忽略了社會成本。 以新中橫公路為例,我在十年前計算過,公路建設之後,山上茶農每賺一元,台灣社會要共同負擔大約四十元的成本。一九九六年賀伯颱風造成巨災,證明我算錯了,社會成本少算了兩個零。有沒有想過,這麼巨大的成本,都要納稅人花錢補貼? 

●蘇花高
訴諸民意前 要給知的權利 
東部開墾三十年,被破壞的程度超過西部地區三百年的開發。台灣東部位於板塊銜接帶,地質脆弱、地震頻繁,飽受颱風侵襲,山型險峻、缺乏緩衝腹地。東部的每年日照總量也比西部少,同緯度土地,在台中如果年產米一萬六千斤,在花東只能生產一萬斤。光合作用相對困難的東部,生態的復原能力遠比西部脆弱,在花東砍一棵樹,等於西部砍掉三棵! 

花蓮縣政府民調顯示,大部分民眾支持蘇花高,但我質疑民調的意義,因為花蓮人並沒有充分得到「知的權利」。 花東人期待便利的交通,能帶來發展與幸福;但看看北宜公路與濱海公路開通以後的宜蘭,人口不增反減。 但不是只有花東人,全台民眾都應該對蘇花高參與意見,因為這樣的決策要為子孫負責。建蘇花高要打多少涵洞與隧道,完工後又需要多少成本維護?這些債都會留給子孫。經建計畫不能學吸鴉片,貪圖了一時快感,卻要

在未來付出龐大的代價。 

●建纜車
造站如造鎮 地質欠調查 
至於高山纜車,日本人在台灣光復前,已經有所規畫,民國六十年代,政府也有過這種念頭,以為纜車靠電力運作,比起公路建設的汙染少、成本低。但這些計畫,為何都沒有執行? 台灣多斷層,地殼運動的抬升與下降頻繁。纜車跨越不同山系,山頭有的抬升、有的下降,請問,政府做過地質調查嗎?建好的纜車,能抵抗地殼變動的拉扯? 

大家出國觀光回來說,纜車瑞士有、日本有,台灣為何不能有?我卻要問,瑞士和日本的地質,和台灣相同嗎?瑞士的觀光文化、社會環境和建設配套,台灣官員是否了解?興建一座纜車站幾乎等於造鎮,政府必須先完成國土調查,確定哪些地方適合,再談纜車興建。任由經建官員選址,挑上景色最美、偏偏卻是生態和地質脆弱的敏感地帶,這種做法,只暴露民進黨官員對台灣土地的無知和蠻幹心態。 

高山美景可以親近,環保團體早就建議,採取分級分區開放管理,仿日本愛護富士山的方式,每年開放三個月,其他時間讓生態休養生息。以國內一窩蜂式的旅遊文化,台灣高山承受不起這種熱愛。 

●湖山水庫
用碗盛沙 壽命最高20年 
「新十大建設」計畫在桃園、雲林、台南、高屏建四座人工湖,遭到保育團體反對,也引起許多誤解。其實,環保團體不反對人工湖,這是環保團體過去用來反對興建水庫的替代建議,我們會認帳。但環保團體反對不當的規畫,四大湖之中,僅有吉洋人工湖(高屏大湖)通過環評,其他三個連計畫書都沒有,就列入五年五千億元的預算分配中,決策實在太粗糙。 

吉洋人工湖預定地一帶,因為砂石開採,農地盜挖廿、卅公尺深之後,再回填有毒廢棄物。豐水時期的地下水湧出,形成許多毒水潭,如此嚴重的環保問題,始終未見政府提出整治對策。 

此外,政府執意興建湖山水庫,但水庫預定地的清水溪上游在九二一地震崩塌,累積了大量土砂。湖山水庫好像用碗盛沙,完工後的使用壽命,我相信不超過廿年。 

比水庫更基本的問題是,台灣真的缺水嗎?最近翡翠水庫蓄水飽滿,官員竟鼓勵民眾多多用水,這是什麼話?和沙漠地區相比,台灣的水量豐沛,只是不懂得分配利用和節約使用。從全球水資源運用和氣候變遷的觀點出發,政府要整體考量農、工和民生用水的分配,而不是看台灣今年有多少水,就用多少水。 

●扁政權
酬庸家天下 不代表本土 
最遺憾的是,執政黨提出的這些計畫,在野陣營非但不審查,反而還加碼。保育團體期望與反對黨合作,卻找不到反對黨。 
我對民進黨已經沒期待,希望國、親能夠團結改造,成為真正的反對黨,從社會結構、文化、歷史、公益等層面探討公共政策。 

環保團體的角色也要重新定位。民國六十年代以來,黨外或在野力量和環保團體並肩,以極權的國民黨為對象,為了生存而發動抗爭。政黨輪替以後,政策並沒有進步,「家天下」的分封酬庸,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境地,卻不再看到批評的聲音。 

陳水扁只是一個符號,他所代表的政權,既不代表本土,也不代表台灣文化。知識分子必須要求國家領導具備遠見和格局,不要用二分法區別「經濟」和「生態」。政策不能像流動攤販,只顧眼前小利,卻不斷躲警察。 

環保團體要建立主體性,形成自己的理念、主張和行動。面對台灣環保力量的嚴重斷層,現在,正是重新展開戰鬥的時刻。

(3) EPRO

【閱報:永遠扮演反對角色的環保團體】{回目錄}
【唬編】六月五日是「世界環境日」,卅多個環保團體搶先發布新聞,票選出扁政府四年來十項最違反台灣環境永續的政策。名單包括:核四續建、蘇花高、四大人工湖、高山纜車、焚化爐、湖山水庫、中橫復建、全民造林運動及各種山坡地造林計畫、曾文水庫及桃源鄉荖濃溪越域引水計畫、西寶水力開發案等。
  這些環保團體強調,這些政策是未來國家及人民的十大惡夢,如不導正,將會為後代子孫帶來浩劫。環保人士並感慨的表示,民進黨在野時期,曾與環保團體並肩作戰。但是正式執政後,民進黨卻讓環保團體非常失望。因此,環保團體嗆聲,將在今年底立委選舉中,以更嚴格的標準來檢視民進黨人,並抵制不永續的立委。
  其實國民黨執政時代,環保團體就已經痛批經濟主導的國策,現在民進黨執政,同樣與環保團體漸行漸遠。這樣的現象,與其說民進黨變心了,不如說是突顯了環保人士永遠的反對角色。國際間綠黨強調做忠誠的反對黨,不是沒有其道理的。
  相不相信,哪天執政黨受到環保人士的讚美,那大概就會是政黨輪替的時間到了。


(4) 中廣新聞網 (2004/06/03 16:00)
環保團體痛批扁政府建設計畫破壞國土

扁政府為了拼經濟,先後提出新十大建設、五年五千億等建設計畫,不過環保團體在「世界環境日」前夕痛批,這些建設缺乏完善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和整體的國土規劃,將對台灣土地和後代子孫帶來不可逆的破壞和浩劫。(藍孝威報導)

六月五日是全球「世界環境日」,國內超過30個環保團體連署,點名扁政府的「新十大不永續建設與施政政策」是全民的十大惡夢,像是核四續建、蘇花高、四大人工湖、高山纜車、中橫復健、山坡地造林等等,都會重創國土保安和生態保育。

主婦聯盟董事長陳曼麗表示,許多重大建設都沒有做「政策環境影響評估」:在過了第一階段的環境影響評估之後就結案了,環保署沒有再做政策環境影響評估,沒有做好把關工作,環保署只是淪為橡皮圖章而已。

除了十大不永續建設之外,環保團體也對多項施政表示憂心,像是屏東黑鮪魚季過度重視吃海鮮,卻不重視海洋文化、觀光客倍增計畫沒有規劃減少環境衝擊的配套措施,恐怕都會造成下一波的生態浩劫。


(5) 2004.06.04 中國時報
擴大串聯盟友 找尋環保春天 (高有智/特稿)

世界環境日前夕,環保團體羅列扁政府十大環境惡狀,這群曾經是民進黨戰友,推動環保運動,政黨輪替後,失望扁政府執政方向,不僅跳出痛批執政黨背離永續發展理想,也大嘆國親在野黨只會泛政治化搞政黨惡鬥,缺乏選票的環保政策卻在現實政治下沈淪犧牲。

民進黨在野時期,曾與環保團體並肩作戰,昨日出席的環保人士也不諱言說,民進黨曾是環保團體的好朋友,執政後,反倒遠離「綠色基本盤」,雖然環保人士參與政策討論的機會增加,然而,每到重要的決策,環保團體的意見就又顯得不重要,不僅環保署成為不永續環境政策背書的橡皮圖章,環保法令更淪為破壞環境的遮羞布,環保運動的多年努力卻走回頭路。

環保團體的憤怒其來有自,扁政府近來大聲疾呼的「新十大建設」,看在環保人士眼中,部分建設卻是環境發展長期的痛,尤其是蘇花高與四大人工湖等開發案,缺乏整體發展規畫,不僅砸錢大興土木,就連政策環評也有意規避,卻一味高唱「拚經濟」的催眠曲,犧牲生態環境。

舊痛不遠,新傷又起,經建會高山纜車的規畫案再度讓環保人士痛心,環保團體群起攻之,卻換來主其事的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以「思想幼稚、知識貧瘠」回應,環保團體不禁大感失望,還自諷地成立「知識貧瘠、思想幼稚聯盟」,要求張景森道歉,揚言要他下台。

環保團體的無奈,除了反映在昔日戰友民進黨的執政路線,也反映在國親在野黨的無能與無知,台灣綠色和平組織會長林聖崇就說,環保團體本有意在新十大建設議題尋求國親合作,然而,遊說過程卻對政黨惡鬥的失望,在野黨立委完全不瞭解環保團體訴求與關心環境政策的細節,見面劈頭第一句話就是「阿扁都亂來啦!」泛政治化結果只會讓環保團體當作鬥爭的工具,卻不見真誠關心環境的熱忱。

環保團體的困境反映在政治現實,缺乏選票利益的環保政策,只能期許台灣社會發展的進步價值,對執政黨失望之餘,找尋在野黨卻又缺乏合作基礎,環保團體應該尋求擴大運動基礎,串連勞工、社福團體與教師團體等進步力量,才能找尋環境運動的新春天。


(6) 2004.06.04 中國時報
環保十惡政策 台灣十大惡夢 (高有智/台北報導)

六月五日世界環境日前夕,卅餘個環保團體召開記者會,公布扁政府施政四年迄今推動「十大不永續建設與施政政策」,其中十惡之首就是核四續建,而新十大建設的蘇花高速公路、四大人工湖,以及近來吵得沸沸揚揚的高山纜車規劃等政策,都是名列環境惡夢政策,讓台灣淪為「惡夢之島」。

綠色陣線協會執行長吳東傑、台灣綠色和平組織會長林聖崇、主婦聯盟環保基金會董事長陳曼麗、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賴偉傑、荒野保護協會秘書長張宏林等人,昨日聯袂召開記者會,痛批當前政府施政的十大不永續政策,讓台灣環境陷入惡夢連連,在野黨卻搞政黨惡鬥,缺乏監督能力,最後犧牲是台灣環境永續發展。

環保團體點名的環境十惡建設與政策,包括核四續建、蘇花高速公路、高山纜車規劃、焚化爐不當政策、湖山水庫興建、中橫復通工程、全民造林運動與山坡地造林計畫、曾文水庫與荖濃溪越域引水計畫與西寶水力開發案等。

環保團體指出,這十惡環境政策只是因為背後對環境衝擊與影響牽連較大,全台各地都還有或大或小不當開發案,已讓台灣美麗島淪為「惡夢之島」,非但不能拚經濟,反而是拖垮經濟。

林聖崇說,十大不永續建設涉及台灣產業政策與國土規劃,政府應該檢討不當產業發展政策,而湖山水庫、人工湖與開發水力發電等建設背後延續高耗能與高耗水的產業,包括石化工業、砂石業等,讓台灣陷入環境浩劫。

環保團體更抨擊高山纜車規劃完全漠視環境衝擊,只想到觀光客倍增,執意在國家公園大興土木開發,卻忽略考量環境承載與否。

賴偉傑也諷刺地說,台灣工程永續發展都是建立在不永續的環境政策,核四工程也堪稱全台灣最永續的工程,因為貢寮海灘每天都有沙土流失,又從別處運沙填補,核四工程就這樣不斷延續復演,即使世界能源觀念都已經在調整,台灣依舊不會停止既有開發建設,仍走不永續的老路子,讓破壞環境的工程永續發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