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arvon Gorge NP (part 2) (July 16-17, 2011)

July 16, 2011 (Sat)

今天是艱苦的一天,要拼到最終點 Big Bend,還要把後面幾個還沒玩過的景點都玩到,要知道單單到 Big Bend 就來回 19.2km 了,可以想像今天的雙腳將要如何的被摧殘了,看麼烏雲密佈的天空,只希望不要再下雨了。

今天停到和 Visitor Center 在紅土路同一邊的停車場,沒特別原因,只是覺得可以少走一點路,至少可以不用去過那個車子在走的馬路。今天停車場的車子很少,只有兩輛,一輛很顯然是旅行團的,另一輛是和我們一樣獨自出來玩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候的緣故,所以大家都不出門。走到 Visitor Center 旁邊那個第一個渡河點,看到一堆樹枝拐杖還靠在那個樹上,我們各挑了一枝合手的來用,有了這個拐杖,渡河顯得容易多了。沒有例外的,雨傘、相機、食物及水,都是由慈暉揹著,我想,只要我不要扭到腳或傷了膝蓋變成累贅,慈暉是不會在乎多揹這些東西的,真好。

還好天色雖然陰陰的,但是並沒有落雨,我們就開始快速向前行進,預計 75min 才會抵達往 Ward's Canyon 岔路的行程,硬是被我們走成 65 min,不過我們的目標是 Big Bend,所以我們絲毫不做停留,一直往前走。一路走來只有看到兩組腳印,一組是很多人的腳印,我們在 Boolimba Bluff 的岔路前就超過這群人了,就是一群有著導遊的老人團。另一組腳印只有兩個人,一直在我們前面,我們是一直到了 Art Gallery 及 Cathedral Cave 之間,才遠遠地在渡河前看到他們,不過後來到 Big Bend 前都沒有再遇到他們,我想他們可能沒有走到 Big Bend,或是在中途時轉到某個岔路而和我們錯開了。或說那個步道和渡河的踏腳石,在過了 Art Gallery 之後就變得難走了,有時候步道也不是很清楚,走著走著就會有看起來也很像步道的路出現,但是卻被樹幹擋住。這種情況特別容易在很靠近河邊且河岸很狹小的地方發生,很有可能是原來的步道被沖毀了,就另闢過河點到對岸再新闢一小段步道,舊的步道就用樹幹擋住,等到過了被沖毀的地段,又渡河回原來步道。

這裡要解釋一下,一般來說在過河點的兩邊的樹上,都會釘上一個紅色的反光三角,三角的尖端會指向渡河處,而且紅三角會釘在對岸剛好可以看到的角度,還算蠻仔細的,然後會在岸邊標上這是第幾個渡河口,溪水中的踏腳石頭擺得很明顯,所以度起河來還沒有太大問題,但是過了 Art Gallery 後,開始明顯的多出很多沒有標上號碼的渡河口,而且開始要傷腦筋的挑選合適的踏腳石,常常需要靠拐杖撐住才有辦法跨到下一塊踏腳石上,有時剛渡過去走了幾十公尺就又要渡回來,不然就是一渡就變成在河床的石頭上走常常一段路都找不到步道及紅色三角,而這一段路又特別遠,走到我的腳都開始疼了,腳趾頭老是頂到前面變得很痛,終於在走到某段有著漂亮紫紅色紋路的大石頭上時,我請慈暉幫我把鞋帶綁得很緊很緊,緊到腳掌不會在鞋子裡滑動,這樣指頭就不會老頂到前面了。還好有這樣做,不然我猜我的腳趾甲又要向上次去走 Spring Brook and Lamington National Parks 之後,左右兩腳的小指的指甲都掉了,而大拇指的指甲也痛了好幾個禮拜。

在 Art Gallery 之後某次渡河時,當我們在河床上走著走著,就看到一隻 Wallaby or red-neck wallaby (ps. 就是小型的袋鼠,很小隻,和隻小狗差不多大,站起來只比膝蓋高一些) 跳出來喝水吃植物,我們很開心的停下來拍照,話說這裡應該要有不少的 wallaby 啊,現在這隻才是我們這次看到的第一隻呢。在這個時候,另外一位遊客超過我們,這是我們今天第二次看到走到這麼裡面的遊客喔,我們之前有和他聊了一下,昨天在 Moss Garden 時有遇到他和他的同伴,不過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他說他們一行四個人,有一個人感冒了,一個人扭到腳,一個人在拉肚子,所以只有他一個人在走這最長的一段,真是悲情啊。

話說過了 Art Gallery 後又走了 85 分鐘,在我快要累壞時,終於走到 Cathedral Cave 了,嗯,這是回程時的景點,所以我們只是稍做休息就繼續往前走,才 5 分鐘就到了 Boowinda Gorge,這是一個滿地都是圓圓石頭的峽谷,感覺上很像是一條目前沒有水的支流?想到要在石頭上走路,我心裡就有點不想走,因為我是那種超級容易在石頭上扭到腳的人啊,不過不管如何,這都是回頭時才需要考慮的。

繼續向 Big Bend 挺進,終於在中午 12 點多一點抵達,耶,在快累死前,總算可以坐下來休息了,當然囉,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尿尿,這個廁所是那種 Composting toilet,連雨水收集桶都沒有了,洗手是用那種乾洗液,不過沒有太多味道,還算不錯,當然也有可能真的走到這裡的人很少吧,畢竟遠了一點,廁所旁邊有棵長相奇怪的樹。上完廁所,我們走回野餐桌開始吃午餐了,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就是餅乾、nutrient bar、potato chip 以及橘子,但是在疲倦的走了一早上後,任何休息都是一種享受。

Big Bend 其實是一個可以 bush camping 的地方,關於 Big Bend (Big Bend campground, 19.4 km return (7-8 hours) Class 4) 的介紹:「The main walking track ends at the Big Bend campground. Rest here in the shade of large spotted gums and watch catfish and turtles swim in the tranquil waters of the upper reaches of Carnarvon Creek. A composting toilet and picnic table is located here. If you are planning to stay overnight at Big Bend, visit the park's information centre before you start, to record your trip details in the registration book, and log out of the book when you have completed your walk.」「A natural pool in Carnarvon Creek lies in an elbow of the gorge beneath looming sandstone walls.」吃完午餐後我們就走到 Carnarvon creek 溪邊,清澈的溪水,高聳的岩壁,一眼望去讓人心曠神怡,旁邊大石頭上還有一堆疊成小塔的石頭群,這應該都是前人到此一遊留下的紀錄,我們也找了一堆石頭在那邊玩疊疊樂,唯一讓我們感到奇怪的,是在清澈的溪水中有好一些死魚,該不會是昨天晚上太冷了,結果就有魚被凍死了?由於走出去需要三個多鐘頭,所以我們也不想耽擱太久,大概一點半就往回走了。

走到 Boowinda Gorge,慈暉很想進去看,由於這裡沒提到終點,看來是可以很深入的,我們就決定往裡面走半個鐘頭後就往回走,Boowinda Gorge 的介紹:「Rock-hop into this sculpted side-gorge, 80m upstream of Cathedral Cave.  The first kilometre of this boulder-strewn gorge is the most spectacular.  No formed track.  Rough uneven surface.」一走進去,一種讓人屏息的美迎面而來,高聳而溼潤的岩壁上面覆蓋著綠色的蕨類或地衣苔蘚,來自上方的陽光灑落在一部分的岩壁上,彎曲輾轉的峽谷,處處令人驚嘆,不過裡頭的空氣不是太好,有些尿臊味,難不成有人在這裡尿尿喔,真是奇怪。往內走了半個多鐘頭後就決定應該要準備往外走了,選了某個一直有水滴滴下來的大石頭上,我們又在上面疊起石頭小塔,當作到此一遊的印記。

出來後很快就走到 Cathedral Cave,Cathedral Cave walk (18.2 km return (5–6 hours, Class 4) 的介紹:「This massive, wind-eroded overhang sheltered Aboriginal people for thousands of years. A panorama of rock art reflects the rich cultural life of those who gathered here.」這裡有好多原住民的壁畫,我們一個個細細的看著步道旁的說明,然後努力的對照牆壁上壁畫的圖形,很令人驚訝他們是怎麼在高高地石壁上做畫的,漂亮。這裡是有監視器錄影的,應該是以前有人惡意破壞這些歷史遺跡,所以只好動用監視器了。

接著又是一個多小時的艱困長路了,不過回程比早上來的時候要快,早上走了 85 分鐘,回程只走了 70 分鐘,應該是因為沒花那麼多時間找路的原因。The Art Gallery walk (10.8 km return (3–4 hours), Class 3) 的介紹「Over two thousand engravings, ochre stencils and freehand paintings adorn the 62 m-long sandstone walls of this significant Aboriginal site. The Art Gallery contains one of the best examples of stencil art in Australia.」,這是另一個原住民壁畫藝術饗宴,我們繼續細看說明,同時對照岩壁上的壁畫。等到心滿意足離開時,又是快下午四點了。

我們趕啊趕啊趕,在五點多趕到Carnarvon creek 溪邊,也就是要渡河到 Visitor Center 的位置,也剛好是 Nature trail 的開頭,因為天還沒黑,我們想說就走走看,或許可以看到鴨嘴獸。Nature trail (2 km return (1 hour), Class 3) 的介紹:「This short stroll along the shady banks of Carnarvon Creek provides a snapshot of the plant life on the gorge floor. You can see turtles basking in the sun, and if you're quiet enough you may see the elusive platypus. Dusk and dawn provide the best opportunities for watching wildlife.」不過我們只看到幾隻鴨子,而且其在渡河的部份標示非常糟糕,如果不是有前人的腳印可以跟著走,我們大概就要迷路了。

走到我們的車邊,天已經幾乎要黑了,還好今天沒有下雨,停車場沒有任何其他的車,我們又餓又累,只想趕快回去煮泡麵吃晚餐。由於沒有下雨,今天有人在 BBQ,也有人昇起營火在聊天,我們只是快樂的吃完泡麵,然後刷牙洗臉,慈暉很幸福的去排便,我在車等他回來,然後我們就接著疲倦的爬去睡覺。

July 17, 2011 (Sun)

早上醒來,照例用報紙吸掉玻璃上的水汽,吃了早餐,收拾好所有東西,想說先去廁所排便一下,畢竟已經四天了,出門前就已經排便不順,現在又累積了好幾天,肚子塞滿大便很難受,而且那時後有很想便便得感覺,就想說趕快去吧,應該很快就會好,但是等到坐到馬桶上時,誰知道卻出了問題,那個便便就是不肯出來,我便秘了。努力奮鬥了好久,搞到都快虛脫了,慈暉還擔心的跑來喊話問我,其中過程不便描述,不過在經過一小時候,我終於在 10:30 am 解脫了。

從廁所出來後,我手腳發軟,差點要走不動,不過想說要回去了,以後可能沒機會再來這個 national park 了,所以決定還是爬去這個 bush resort 內的 lookout 點看一看,不要留下任何遺憾,不過在看過過去兩天的峽谷景緻,這個小小的被樹林包圍住的 lookout 點,實在沒有什麼可看性的。

接著就是去看三個還沒有看到的景點,都是很近很近的,一個是 Rock Pool,一個是 Mickey Creek Gorge,一個是 Baloon Cave Aboriginal cultural trail。Rock Pool 不知道有什麼特別,就是有石頭的水邊。Mickey Creek Gorge 分成兩條路,就是矮矮的岩壁,也沒什麼特別。至於 Baloon Cave Aboriginal cultural trail,在看過 Art Gallery 以及 Cathedral Cave,這裡只是小小地一點點壁畫。不過無論如何,我們已經看過這個 Carnarvon National Park 所有開放的景點了,也的確在前兩天享受到其美麗及壯觀。

然後我們就沒有遺憾的開上回家的路,一路出去,看到陸陸續續有露營車往 national park 的方向開去,天邊烏雲密閉,從烏雲間透出的光芒照在牧場上,顯出一種深沈的翠綠。回家的路就是來的路的相反方向,開著開著,在 Injune 之前就開始下雨了,那個路又直又長,在高低起伏間,可以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路旁的牧場有翠綠的也有枯黃的顏色,一朵朵的樹點綴其間,變化的光線灑落其間,讓人有一種置身 outback 的感動,其實這真的就是澳洲的 outback,不是嗎?看著這個恢宏的原野,讓我很想拋棄一切,就活在此間。

不過感懷歸感懷,我們還是想回家好好洗澡的,所以就繼續前行,我盡量維持清醒和慈暉聊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一坐車,就會在搖晃中開始陷入夢境中。在 Roma 前我睡著了,不過到了 Roma,我又醒了,我們需要加油,順便用加油站提供的水刷一下前後擋風玻璃,在硬土路上開了四天,玻璃髒髒的,我們的白色 Colt 看起來黃黃的。過了 Roma 就一路向東,在經過某個地方時,迎面而來的 chain truck 壓起大石頭砸到我們的擋風玻璃上,砸碎出一個小坑洞並造成玻璃裂痕,我們兩個欲哭無淚啊,美麗可愛的小白 Colt 就產生了難以磨滅的瑕疵。我們很快的找到一個路邊停車場停下車子,用電器膠帶先將那個地方貼住,使水分及任何東西不會再跑進去而引發更嚴重的問題。

接著又繼續往前開,天漸漸黑了,開著開著,兩邊是一望無際的田野,只有經過小小鎮的時候才會有一些人家發出一些燈光,看著天上的明亮的月亮 (ps. 幾乎是滿月) 及微弱的星光,杜甫旅夜書懷的「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休。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突然湧現腦海,有種淡淡地哀傷。後來我又睡著了,一直到正在離開 Toowoomba 才醒過來,醒過來的原因應該是因為出 Toowoomba 的路非常的彎彎繞繞,而且是一路下坡,所以我就醒了。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 11 點多了,很累很累,我們走了兩趟把東西都搬上去,把要洗的東西扔到洗衣籃裡,把又髒又臭的兩個人洗乾淨,就爬上床睡覺去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