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ing Days (Aug 19, 2002)

數日子 (8/19/2002/Monday)

目前的生活一切平淡,除了準備各項學校開學前必備項目(ps.花了很多時間查資料及打電話)、寫下這次回台灣結婚之旅,每天都在數慈暉回來的日子以及等他的電話當中渡過(ps.85791113141618都有接到他的電話每次都是他睡覺前、光宇起床前接到的電話慈暉怕光宇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常常打電話來關心)。光宇電腦的螢幕上,放的是爸媽的照片,那是在2000年底出國前帶出來的,桌子的左前方放的是慈暉送我的生日卡,卡片上面印著「Happy Birthday from the Dog.  I just love to send cards!」,打開以後裡面印著「Well, actually, I just like to lick envelopes ...and stamps ... myself ... the floor ...  Anyway, Happy Birthday from (狗爪圖案,下面簽著慈暉的名字)」,而慈暉自己則是寫著「給光宇老婆大人,生日快樂。你又ㄌㄠˇ了一歲了,怎麼辦呢?」旁邊的檯燈上夾了一張慈暉由Townsville, North Queensland, Australia小機場寄來的名信片,他說那裡的垃圾桶是深綠色,差點把名信片投進去了。

慈暉在那邊的工作生活,沒有我想的那麼幸福,本來以為可以到大堡礁潛水、觀看美麗的珊瑚礁生態,然後在用網子撈蝦子,不過像不是那麼一回事。由於冬天海面不平靜、風浪比較大,到目前為止,他們都沒有機會真正去大堡礁潛水,而每天的工作就是去撿珊瑚礁石頭、把石頭拿到岸邊用榔頭小心敲碎、把裡面蝦子抓起來,留待做實驗。如果潮水比較低,還可以走去撿石頭,如果潮水比較高,就得游過去、潛對水底、撿起所要的石頭、游回岸邊,才能把石頭敲碎。珊瑚礁石頭因為是珊瑚的骨骼所形成的,有很多孔隙,可以讓蝦子躲在裡面,如果在水裡敲,蝦子就會游走,拿到岸邊敲碎,沒有水,蝦子就逃不走了,只好乖乖被慈暉抓起來做實驗了。慈暉主要是切下蝦子的兩隻小腳、固定包埋,以後會帶回學校做電子顯微鏡切片;還用攝影機拍下其交配行為,今年實驗結束時,就會把他們放回海中,被切掉的腳,在下次換殼時就會長回來。

一開始是住在比較大的宿舍總共有三間房間一間房間可以睡四個人。慈暉的指導教授上禮拜回美國了所以他們就搬到比較小宿舍只有一間睡四個人的房間。在那邊為了不要排出太多養分到海中以免影響生態平衡廁所是用化糞池打開馬桶蓋就會啟動抽風機把空氣往下抽這樣大概可以維持廁所比較不臭不過據慈暉說坐在上面就會覺得屁股涼涼的有風在吸。在那邊的剩菜殘羹全部拿去做堆肥所以在堆肥的地方就可以看到很多肉芽應該是蛆吧聽起來真恐怖。

島上有一座約300多公尺高的小山由於現在是冬天多雨,常常是雲霧繚繞,山上有三個大儲水槽,存放著是由山上抽出來的地下水藉著高度產生的水壓,供應研究站及宿舍所有用水。研究站也有三個大儲水槽,不過那是存放實驗所需的海水。洗澡可是用太陽能熱水器喔,夠環保吧。

慈暉說昨天有兩個來自義大利的遊客,脫光衣服在沙灘上散步,他撿了一堆石頭由海中浮出水面,就看到前面兩個光溜溜的人面對著他,在是有趣。據一起在那邊做實驗的其他學生,那位學生是來自德國,他說由於義大利對於裸體管的有點嚴,義大利人到了別的國家,很多都會抓住可以在大自然裸體的機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