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ineer and Environmentalist (July 13 2004)

這是我今天看到的新聞,實在是很感慨,一如老魚兒所說,這些很關心環境保護的工程界人士,是不是也很無奈他們既不想同流合污,但是卻也找不到能信任他們而志同道合的人呢?同樣的就如小魚(也就是我啦)所說,生態環保界人士,其實是很希望能和工程界人士合作,無奈有太多假借環保之名撈錢的混蛋,另環保界人士不知可以相信誰.

這兩邊嚴重的缺乏互信,工程界的人討厭環保人士的烏鴉嘴,環保人士討厭工程界的不尊重大自然,但是若是我們能將有交集的那一部分的人結合起來,生態工法就會變成環保人士及工程人員互相合作保護環境的利器,渴望能見到此美景盡快發生,只可惜人在美國,有那種使不上力的感覺,不然真的是會逼著老魚兒給我他的聯絡方法,然後就直接衝去找他了.


====================================
郭清江:埔里等5鄉鎮 採用生態工法未傳出嚴重水患災情 
2004/07/13 17:08 
http://www.ettoday.com/2004/07/13/304-1657414.htm 

 記者朱蒲青/台北報導 

七二水災重創中台灣,許多地方災情甚至超過九二一地震,也引發災區如何重建的爭議。在野立委抨擊生態工法造成中南部災情的元凶,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副主委郭清江13日指出,在野黨立委的批評缺乏實證,並對生態工法和他個人多所抨擊。他強調921地震後土石流嚴重侵襲的埔里、中寮、水里、古坑、鹿谷等鄉鎮,而上述鄉鎮採用生態工法的地方並未傳出嚴重的災情,可見生態工法對於河川整治有一定成效。 

提倡生態工法最力的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郭清江,他舉出南投中寮鄉清水村下水堀永豐橋上游兩岸同時施作生態工法和傳統工法的堤防邊坡,但是在七二水災之後,出現兩種不同的景象,用生態工法的砌石護岸,能夠抵擋七二水患的威脅,縱使是連結水泥護岸尾端的砌石,仍舊相當完好,但用傳統工法建造的另一邊堤防卻禁不起水患沖刷,變得柔腸寸斷。 


他說,採用生態工法地區中,清境農場安然無恙,東勢150處工程只有2處受創,霧峰60多處工程也僅2處傳出災情。 

郭清江說,在野立委對他提倡的生態工法有很多批判,但都未提出正確的具體數字支持,其中許多不屬於生態工法的邊坡以及被洪水沖垮,卻算到生態工法的帳上,實在不公平」。 

他說,生態工法絕不僅是花花草草、只重美觀不重安全的造景工程,它除了注意生態環境保護,更能因就地取材而大幅節省成本。 
他強調,生態工法的整治成本只有傳統工法的10分之1,經歷納莉和桃芝水災後,有9成以上的工地都完好如初,因此無論從經濟獲釋生態保護、安全等考量,生態工法都是比較好的選擇。 

立委趙永清說,行政院即將責成經建會成立七二水災勘災小組,他強烈主張勘災小組應納入相當比例的生態工法專家,追查天災因素與人為因素,並詳細評估相同

==================================

外獨會 意見交流
回信發言人:老魚兒,on Jul 14/2004 01:10:56 

生態環保團體對生態工法一直也存在著不好誤解~~~ 

他們針對過去錯誤觀念下花大錢人工植生美化綠化的錯誤政策下之工法,指稱就是生態工法,而且不接受別人意見,真是感到無奈! 

自然生態研究者,並不了解郭清江所提倡的生態工法,其計劃之最重要關鍵靈魂人物,就是自然生態研究者,而工程部分郤是簡單而節省經費! 

真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讓他們清楚分辨那些才叫真正的生態工法! 

不可諱言,有大部分的研究學者及工程人員,借著那些好大喜功的公務行政系統主導者之官商勾結利益政績考量下之粗糙無知決策,昧著良心去假借生態設計之名包工程以撈錢為目的做事,使生態工法成為錯誤觀念下的替死鬼原罪! 

--------------------------------------------------------------------------------
回信發言人:小魚,on Jul 14/2004 01:31:22 

老魚兒,

生態環保團體很喜歡生態工法啊,我如果不是出國的話,本來還要跑去學的,我們只是不喜歡那種打著綠美化招牌的騙人工法。

如果會讓你有這樣的誤解,我覺得要不就是媒體亂講話,不然就是你遇到假環保之名而賺錢的壞人了,我看過好一些藉著環保名義撈錢的人,但是真正的生態環保團體可是窮的要勒僅褲帶。

我記的那時候在台灣時,大家還在那邊討論中研院附近一條小溪的生態工法,大大稱讚那種不用傳統水泥工法也不是騙人的綠美化工法的生態工法,顯然工程界和生態環保界間真的有很大的誤會。

--------------------------------------------------------------------------------
回信發言人:老魚兒,on Jul 14/2004 01:58:04 

小魚: 

生態環保團體很努力並用心去找出破壞台灣土地環境的元凶及原因,這點令我感到相當敬佩! 

然而,他們似乎有點單打獨鬥的味道,無法串連其他領域團體一起戰鬥! 

在台灣這種詭譎環境中,面對不同領域者,仍充滿著敵意及懷疑心態! 

他們事實上是停留在指陳揭露時弊的階段,縱使他們對生態工法的定義事實上也是正確的,但是卻完全不願相信有工程人員真正有心並推展努力從事生態工法,因為他們是用最醜陋的面相去看待所有工程人員,他們還沒真正觀察到善的一面,只專注在過去工程人員醜陋的一面! 

很悲哀的是,主政者,民代,頂著權威光環的專家學者,卻是握有最大權勢的一群,他們成為假借生態之名之最大政商勾結政治決策利益團體! 

別看郭清江當著公共工程副主委之頭銜,他仍是一位很孤單之行者! 

想想郭清江的理想主張實現後,將使多少人失去利益大餅之取得? 

郭清江仍然是處於對抗過去工程界不良風氣觀念逆流中! 

我問過一位水利單位退休的[技師],他參加生態工法研討的目的為何? 

答案是,現在規定公共工程規定必需要有15%採生態工法,他的訴求是標準工法的規範答案,有了那些標準規定,他的設計能符合規範要求,才能取得工程有錢賺,而且萬一有問題時,有那些工程規範可以保護著,就不必承擔失敗的法律責任,因為他們照著工程規範標準去做,出事便是工程規範的問題與設計施工者完全無關! 

你知道,有多少工程人員是用這種心態去面對郭清江所推行的生態工法理念? 

對此現象,真不知道要講些什麼,只感慨台灣社會真的是生了絕症大病,沒有人願意很有自信的去為其作為負起責任! 

因此,我深深體會郭清江內心感到的孤獨感嘆與無奈,他說他不會因此而退縮放棄堅持,他很不容易有機會跨步出去,有一點影響力,但是沒有長期奮鬥與經營,短期內是很難改變工程界與學界的! 

我印象很深刻,郭清江很無奈的說,其實工法叫什麼名稱真的很困難,事實上他所主張的工法,是過去的祖先前輩們的智慧結晶,現在只是結合著現代更強大的機具更方便去施作,多對自然生態關懷用心,為自然生態留一條發展生路,有必要用新建材的,不必刻意去避用,不必要用新建材可以就地取材者,則盡量就地取材,並讓當地人去參與構築工事~~~ 

最麻煩的地方,是自然生態專家對當地自然生態的研究及資料蒐集工作,工程人員之職責只是依現場該用的材料去設計出符合強度與功能需求之構造物,施作前並要對所有從事工程施作者做一番解說與訓練! 

其意境之高深,有多少人真正願意用心去了解呢? 

--------------------------------------------------------------------------------
回信發言人:小魚,on Jul 14/2004 03:02:03 

老魚兒,

其實生態環保團體也很不想要自己單打獨鬥,而是和工程界間的溝通管道不是很順暢吧,我覺得是因為不知道哪些人是可以合作的,就像你說的,你也會遇到一些很爛的工程界人士,對於不是學水利工程出身的環保人士,就更容易有落差了。

我自己以前學的是環境科學,雖然在顧問公司工作時也曾經參與過水利水文洪水氾濫相關的案子,但因為是以政策為主,而且隔行如隔山,學了半天,還是很容易被一大堆專有名詞搞昏頭,更別說自己來畫施工設計圖了。

如果有工程界的人願意和環保界的人做溝通的橋樑,我們歡迎都來不及了,怎麼會罵呢? 只是你也知道,社運參與久了,大家平常都互相批評慣了,我也常被朋友罵的臭頭,或許你們不太習慣這樣的互動模式吧。但是我真的是誠心的希望兩方能互相合作,如果我人在台灣,一定會跑去找你的,或許可以將兩邊搭上線一起合作,以前就曾經將互不信任的地方政府官員及生態環保團體及學者拉在一起合作經營管理野生動物保護區,當時情況相當好,只可惜人去政息,現在又回復各做各的了吧。

郭清江力推生態工法,其實是很令人敬佩的,政府官員,難得有人可以讓我稱讚的,希望他不要讓我失望。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