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n Island (Feb. 28, 2009)

我們自蒼鷺島 (Heron island) 回來了。

真的是很漂亮喔,雖然我們是一方面工作一方面浮潛,因此在時間上不能像是渡假一樣隨心所欲,但是還是很開心,看到很多以前沒看到的,最興奮的是看到成年的 green turtle (綠蠵龜) 爬上岸挖洞 產卵 埋卵,還看到剛孵化的小綠蠵龜從海邊沙洞中爬出來衝向海邊,我們有把跑錯方向的小海龜轉回海邊,慈暉還有從海鷗的嘴中搶救下剛孵化的小綠蠵龜,由於這個島很小,一小時內就可以沿白沙海邊繞島一圈,雖然在沙灘上走路有點累,但是我們每晚都跑出去繞島一圈看海龜。

在浮潛時,除了看到很多多采多姿的珊瑚礁魚類 (damselfish) ,還看到很多不同的蝦虎 (gobies) 及拿一隻觸鬚黏在蝦虎上的蝦子 (ps. 據慈暉說,這是蝦子藉著觸鬚的感應來感受蝦虎的反應,用來判斷是否有掠食者在附近,以及是否需要躲到洞裡面藏起來),巨蚌 (giant clam) ,看到兩隻刺鰩 (stingray) ,一隻鏟鯊/飯匙鯊 (shovelnose) ,一隻斑點刺河豚 (pufferfish) (ps. 屬於兩齒的那一科 Diodontidae ),一隻獅子魚 (lionfish) ,一隻亮眼的藍帶裂唇鯛 (Labroides dimidiatus)  (ps. 清潔魚的一種,因此推測那塊珊瑚礁群是魚類的清潔站 (cleaning station),也就是清潔魚幫助清掉其他的魚身上的寄生蟲),還有很多忘記名字或是不知名字的大大小小的魚類。還看到各種珊瑚,海草,藻類,當然也包括一些另我覺得很噁心的蟲 (worm) 海星 (sea star) 以及滿地的海參 (sea cucumber)。據慈暉說,大堡礁的某一些島,過去曾經是亞洲海參的重要來源產地。

據說潛水會比浮潛更漂亮,因為浮潛的水深不能太深,很多靠近水面的珊瑚都會被風浪打壞,而潛水則可以看到完整大片的珊瑚群及海葵,以及更多更漂亮的魚。只可惜我不會潛水。

我們是 Feb 21 中午由布里斯本 (Brisbane) 出發 (ps. 其實應該說是慈暉的同事開學校的車到家裡來接我們),開了七個多小時的車才抵達 Gladstone,然後就住在背包客 (backpacker) 愛住的便宜旅社,路上可是下了好大一場雨。Feb 22 上午開往碼頭,11 am - 1 pm 坐了兩個小時的船才抵達可愛的 Heron island,一下船走到島上,就聞到一股臭味,原來是島上有非常多的鳥,然後很多的鳥大便堆在一起就非常非常的有味道。還好我們在那裡的每一天都下大雨,把鳥大便的味道沖的比較淡一點,不然我覺得我會被薰暈。那裡有一種鳥很喜歡在晚上發出像嬰兒啼哭的叫聲,還會發出嚎叫的聲音,如果不是因為事先被告知會在半夜聽到這種鳥的叫聲,那聲音還真是令人有點毛骨悚然。

基本上我們每天早上去浮潛,下午低潮時走到珊瑚礁 (Heron island 海邊礁石,Heron Reef 及 Wistari Reef 的珊瑚礁石) 上去敲敲打打,把藏有蝦蝦的礁石敲壞來抓蝦蝦,這是個非常難得可以理直氣壯破壞珊瑚礁的機會,當然我們不會針對活珊瑚來敲打,都是針對礁石或是已經死掉的珊瑚。有好幾天下午是狂風暴雨,那個雨打在腿上還會痛 (ps. 因為我的潛水衣 (wetsuit) 是只有遮到大腿的,所以小腿會被雨打到),然後滿臉滿眼鏡的雨水,非常難工作,抓蝦蝦的進度緩慢,慈暉最後決定戴起他的蛙鏡來工作,然後就抓到很多的蝦蝦。不論是浮潛還是工作,大家都是穿著潛水衣,一方面是因為不時的會下水弄濕,所以穿潛水衣保暖,一方面是在珊瑚礁上工作很容易被刮傷,所以穿潛水衣保護。我租來的潛水衣只遮到大腿的一半,所以腳上有六七處刮傷,我還在 Feb 26 下午因為防曬乳液被不小心洗掉了,結果露在外面的小腿及大腿立刻晒傷。

一直到 Feb 27 離開的那天,天氣才放晴。自然,我們還是坐了兩個小時的船回到 Gladstone,然後開了七個鐘頭的車回到學校,趕快把抓來的蝦蝦及蒐集的活珊瑚放到學校的水族箱裡養著,回到家時已經是 Feb 28 凌晨 12 點半了。我很開心去這裡邊玩邊工作,以後如果還有機會跟慈暉實驗室出去,我想我應該還是會請假跟去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