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orrow of Parting (Aug 2, 2002)

離別苦 (寫於8/2/2002/Friday)

7/31/2002/Wednesday/7:40pm (US Eastern Time)慈暉搭上聯合航空(UA)往澳洲去了。
8/2/2002/Friday/
凌晨12點多一點(ps. 也就是台灣中午十二點多澳洲下午兩點多。他去的地方和馬里蘭有14小時時差比台灣快兩小時)接到慈暉從澳洲某個小機場(位在Townsville, North Queensland, Australia)打來的電話原來是他在 Cairns, Australia 轉機時那邊剛好發生機場員工罷工臨時找了新手處理轉機業務就將他轉到另外一個地方了由於不是他的錯航空公司會負責住宿及轉機已經幫他安排8/3的飛機到他要去的實驗站了。

他的實驗站位在 Lizard Island若是你們用 http://australianmuseum.net.au/Lizard-Island-Research-Station 來查詢可以找到這個地方的資料有個研究中心位在此島上基本上是在澳洲東北角位在著名的大堡礁的北端附近現在的溫度約在攝氏20-25聽起來是個很棒的地方適合潛水及觀察珊瑚礁生態。

他預定在八月二十九日晚上十點半抵達 BWI 機場我會去接他應該會在十二點以前回到家。

在美國的生活一切安好除了天氣很熱有些討厭不然一切就很完美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