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ip of Our Marriage (July 14, 2002)

序曲相遇

我們的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

光宇:

由於好朋友羅正方(前台南市建設局局長)的叫喚,放棄去英國留學的計劃以及在台北某顧問公司的工作,1999 年 9 月到台南市政府工作,主管業務是台南市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保育業務隸屬建設局農林課,這是我第一次的公務人員經驗。按照我的個性及長期在環保團體工作的經驗,保護區的事情,一定要和環保及保育團體及學者專家們合作,由政府自己做是萬萬不可,以免發生閉門造車的錯誤。因此除了大量閱讀保護區相關資料,也著手與各保育及環保團體聯繫,還好在環保團體待久了,多多少少留下了一點口碑,團體們沒有拿對待政府官員的方式待我,很熱心的提供我各式各樣的幫忙及故事,也藉著他們而認識了一批學者專家。心中開始慢慢規劃起「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諮詢委員會及工作小組」的藍圖,很幸運的在 1999 年 10 月中,召開了第一次大會,而所有關心保護區的朋友們,也從此展開被我密集式找來開會及工作的悲慘生活,我猜,接到我的或電話,可能是當時他們內心中恐懼的事,我想,大概很少見到這麼愛找他們一起做事的主管人員了。

 慈暉

在王建平老師強力引薦下,沒有在保育團體待過的我,就在1999年10月,離開台北的工作,被徵召到溼地保護聯盟擔任專職研究人員,主要的研究計劃是「四草地區的生態調查」,不過在團體裡面,一個人一定要具有三頭六臂的功力,一個人要當數個人用,所以那時候濕盟的會訊以及電腦的維護,也都是我的工作,催文稿以及幫原作者修潤文句,以及浸泡在四草地區的鹹水中,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工作。既然做的是四草地區的調查,那市政府要召開的怪怪會議,就成為當然參加成員。

我們的認識,就是這樣開始的。當然囉,誰先開始對誰有好感,以及整個戀愛的故事,就留待日後慢慢敘述,不過,美秀常常對我們兩個敲邊鼓,這裡倒是可以先記上一筆。其實,據慈暉所言,當初光宇在台北市代表綠黨選市議員時,她的競選總部的位置(羅斯福路及師大路交叉口),就在慈暉工作的電腦公司的送貨路徑上,當時也曾經看到光宇的競選看板,只是我們大概都擦身而過,還好,我們有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做我們的大媒人。

   11月:讀書,實驗到半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