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rie Circuit in Springbrook National Park (Jan. 3, 2011)

昨天 (Jan. 2, 2011) 早上兩個人本來一開始坐在家裡吃早餐看電腦,大概是快十一點時,覺得這樣過一天實在是太墮落了,就在哪裡討論該去哪裡走走,步道因淹水封閉的 Lamington National Park 繼續被排除在外,這時還剩下 Springbrook National Park, 住家附近的 Mountain Coot-tha,  以及在 Gold coast 的購物中心,我們最後決定去 Springbrook National Park 拼那條 17km (5-6 hours) 的 Warrie circuit,把剩下沒看到的瀑布們 (Blackfellow Falls, Poondahra Falls, Poonyahra Falls, Gooroolba Falls, Ngarri-dhum Falls, Kadjagooma Falls) 以及只看到瀑布上緣的 Goomoolahra Falls 看一遍。

從家裡出發時已經中午 12 點了,一開始開車還算順利,但是開著開著,竟然在 Pacific Motorway 上又開使塞車了,真是令人暈倒,還好大概只塞了二十分鐘就又恢復順暢。我們是快兩點時抵達 The Canyon Lookout,也就是 Warrie circuit 的兩個起點之一,這時候整個山頂壟罩在霧氣中,什麼景色都看不到,前兩次 (Dec. 30 and 31, 2010) 來真是運氣好。吃了帶來的麵包,在身上噴好防蟲劑,我們還是勇敢的出發了。我們這次是走順時針方向,所以看到瀑布及景點的順序應該是 Blackfellow Falls, Poondahra Falls, Poonyahra Falls, Meeting of the Waters, Gooroolba Falls, Ngarri-dhum Falls, Kadjagooma Falls, Goomoolahra Falls, Rainbow Falls, Tamarramai Falls 以及 Twin Falls 的上緣。

不知是不是前天或昨天早上下雨,這次的步道很難走,泥濘不堪,隨時要擔心會不會陷到泥巴中或是滑倒,走起來令人覺得很疲倦,但是為了不要在天黑後才看到最後的幾個瀑布,我們盡量努力的快速前進,當然囉,因為我是屬於那種在平地走路也會扭到腳的人,而且膝蓋也不是很強健,所以一直都要很小心的看著地面走路,所以我是整個前進速度的限制因子,遇到很難走的地方,老公還得停下來扶助我。

Blackfellow Falls 是一個高高地瀑布,Poondahra Falls 是一個只能透過樹林看到的瀑布,Poonyahra Falls 矮矮壯壯的。在一直不停的下坡中,我們遇到好幾群快走完這個 Warrie circuit 的遊客,這讓我有點擔心我們是否可以在天黑前走完。

之後我們就遇到一個難題了,我們在 Boy-ull Creek 前呆住了,這是一條大約 5-6 公尺寬的小溪,也是 Twin Falls 及 Rainbow Falls 的下游,根據地圖,Boy-ull Creek 正要在此之後流入 Little Nerang Creek (Blackfellow Falls, Poondahra Falls, Poonyahra Falls 的下游),不過要到溪對岸,這裡沒有橋或任何跨河的便道,必須在溪中的石頭上跳過或跨越,這實在是件令人傷腦筋的事,老公可以很小心的在石塊上跳過去,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跳得話,一定會無法在下一塊石頭上站穩,滑到溪水中是避免不了的下場,我是很想回頭啦,因為我一點都不想下水,鞋子濕掉後走路會很難受的,在查看幾個可能橫渡的路線後,老公選擇了他第一次試的地方,然後站在溪水裡扶著我過去。

這個 Warrie circuit 在跨越溪水時都沒有做橋,我們必須數度踩著石頭跨越至少兩公尺以上寬度的溪水 (ps. 那種小於一公尺的都沒有算在內),大概至少有 6-7 次吧,其中兩次都靠老公站在溪水中扶我。第一次過去後又繼續走了一段路,然後就在老公的褲子上看到一隻水蛭,在我的尖叫中,慈暉不慌不忙的將其弄下來,提到水蛭,我們這次走得很緊張,每隔一段路就會互相查看一下,總共從我的褲子及鞋子上清下四隻,從老公的褲子及鞋子上清下三隻,還有一隻是回家後將襪子褲子泡在洗衣粉水裡後被殺死而發現的,不過好在我們都沒有被吸血,可能是因為我們都噴了很多防蟲液在手腳上,所以他們就沒有咬下去吧。

對之後的 Gooroolba Falls 沒有什麼印象了。Meeting of the Waters 是兩條溪流會合處,其中一條就是 Little Nerang Creek (Blackfellow Falls, Poondahra Falls, Poonyahra Falls, Gooroolba Falls, Rainbow Falls 及 Twin Falls 的下游),而另一條則是 Mundora Creek (Ngarri-dhum Falls, Kadjagooma Falls 及 Goomoolahra Falls 的下游),在某一瞬間,透過林間灑落的陽光以及溪面上裊裊升起的霧氣,構成一幅想像中行船於熱帶雨林的畫面。

過了 Meeting of the Waters,我們繼續努力往前走,這時候已經開始一連串的爬坡了,不過除了一些石階外,大多是緩上坡,所以雖然我的膝蓋及腳趾頭都在痛,但我們還是可以保持一定的速度。感覺上走了好久,終於到了 Ngarri-dhum Falls,這時天已經開始暗了,但是還是可以看到這個高而秀氣的瀑布的美麗。繼續努力,終於在與那難走的泥濘奮戰多時候看到 Kadjagooma Falls 及遠方自峭壁上垂掛下來的Goomoolahra Falls,一遠一進的兩個瀑布都很棒,也就是這一個 Warrie circuit 中我們還未看過的瀑布,也是這次拍照的最後一個,還好光線還勉強夠,不然就可惜了,這時候已經晚上六點半多,Jan. 2., 2011 應該是六點四十多分就日落,雖然日落後還可以有一小時的日光,但在山頂大霧的情況下,恐怕會更早天黑,所以我們拿出準備好的兩隻手電筒,要為後面一小時的路照明。

走了 1.5km 到 Rainbow Falls,這時早就已經天黑到看不見瀑布了,不過我們卻在路邊看到Lamington Spiny Crayfish,(Lamington 多刺螯蝦),之後還在路邊看到他們張牙舞爪的身影好幾次,天亮時都沒有看到他們,看來他們是喜歡在天黑後出來活動的。後來我們還在 Tamarramai Falls 及 Twin Falls 之間步道旁的岩壁上看到在 Natural Bridge 非常有名的螢光蟲。算算這幾天我們在 Springbrook National Park 看到讓人印象深刻的生物,除了上述兩種,還包括黑亮巨大 (~60 cm 長) 的蜥蜴 land mullet

等到我們回到停在 The Canyon Lookout 的車子時,已經七點半了,走了整整五個小時,好累喔,全身酸痛,整個停車場只剩下我們這一輛車籠罩在霧氣中了。我們很仔細的彼此檢查一番,除掉一隻黏在我鞋子上的水蛭,然後就開車回家。開車途中慈暉突然覺得腿上癢癢的,我就開手電筒幫忙查看,沒看到任何東西,然後我就順便照一下我自己的腿和鞋子,然後就看到一隻水蛭正在鞋子上往上爬,天啊,在尖叫中老公趕快停車,然後幫我除去。回到家時已經九點半了,走到門口,老公把上車前捲起來的褲管放下,一隻水蛭從褲管上掉下來,怎麼踩都踩不死,趕快到屋裡拿了一把鹽巴撒在上面,這下總該死了吧。鑑於我們兩個已經被七隻水蛭黏附,所以我們立刻把鞋子拿去外面將泥巴沖刷掉,然後再放到熱洗衣粉水中泡著,褲子及襪子也是立刻泡到熱洗衣粉水中,做完這兩個動作後就馬上去好好洗澡,直到現在,我們還是不停的檢查腿和地上,天啊,如果沒有辦法找到良好的驅水蛭的方法,我不要再去走這樣的步道了,好討厭這些水蛭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