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ding Day1 (July 8, 2002)

Day 1:7/8/2002/Monday:NW 279H (9:25am) 

前一天晚上忙著收東西,空空的行李箱不知該如何,只好塞了幾個空箱子進去,而光宇還在那邊趕SAS作業,口中喃喃自語說,一定要在回去前趕出來,不然回來美國時已經累死了,一定沒有力氣在隔天前寫好去上課。不過呢,我們的下場就是沒有時間睡覺,作業當然是還沒趕完,到最後一秒鐘兩個人就像無頭蒼蠅一樣,轉來轉去,不過多半是光宇這個急性子的人在那邊著急,把慈暉拉著跑來跑去,還好在六點半Victor來接我們到機場時,已經開始把行李往樓下搬了。 

一路順暢,大概是七點多就到BWI機場了,行李提下來後,Victor就去上班了,我們走進機場大廳時,走到西北航空的櫃檯附近,由於文字敘述很奇怪,還多了很多奇怪的入口處及排隊的人,附近也沒有班機時間,有點搞不清楚究竟哪一個才可以排隊,後來就不管了,還是先排以前撘飛機時排隊的位置。慈暉順便在此加入西北里程數的會員,回答了一些問題後,櫃檯的手續辦好後,服務人員請我們再到另一邊去排隊,為了安全緣故要檢查行李及人,都檢查完後才會把機票交給我們。原來剛剛那些排另外一個入口的人,是準備檢查行李的,這是第二個排隊的地方。等了好一陣子,終於輪我們了,檢查人員拿了一張濾紙在我手上及大行李箱上擦一下,放到偵測器中跑一下,一切都沒有問題,接著檢查隨身行李,一切OK後扥運行李就拿去過X-ray。 

既然一切安好,心中還在想,昨天擔心若偵測到金屬會有問題是過慮了,不過就在要真正進入機場搭機乘客區前,這時候就看到一堆人在排隊了,而偵測器也不停的叫。有些人忙著掏鑰時出來,有些人忙著掏錢出來,光宇想說,那就先把鑰時拿出來好了,正在手忙腳亂要把隨身包包扣好時,被安檢人員看到金屬的閃光,就命令光宇打開包包上所有的拉鍊,一個個檢查,結果那個比小指頭還小的瑞士刀,就被沒收了。張口想要向他們爭取回來,安檢人員面無表情、冷冷的說:「You can either give it up or mail it back to your home.  But I am afraid that it will cost you much more if you decide to mail it back.」。光宇心中很不服氣,但是總不能因此不回台灣吧,只好乖乖的放棄了這把要割傷人都不容易的小瑞士刀。由於心情不好,慈暉就開始軟言安慰兼講笑話,並拿出早餐來一起吃,但是光宇總是在笑過後,又嘟起嘴來罵美國人笨,真要劫機,訓練有術的人用眼鏡上的鐵絲就可以了。 

快九點了,開始登機了,人實在好多,整架飛機大概都坐滿了吧。不過飛機沒有順利起飛,由於引擎有些問題,冷氣也無法啟動,大概拖到10點半才起飛。輕聲說,拜拜美國,我們要回家結婚了。 

在底特律機場轉機時,由於時間很多,到處逛來逛去,也到免稅商店試吃巧克力,或是在那個很特別的噴泉前研究其設計原理。那個噴泉很特別,噴出來的是不會散開的水柱,由外向內噴,水柱由空中落到水面時,有些區域是會濺起水花的,有些區域則是平平靜靜無任何水花及波紋,我們猜測是有強大的吸力使水都被吸下去了,或是水中有防止水花的材質,或是角度算的很好,但是水面上看不到因吸力而產生的凹陷,而噴泉基坐的材質顏色加上水面反光,看不清楚水落處水中的材質。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