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ding Day12 (July 19, 2002)

Day 12:7/19/2002/Friday:拿錯護照,機場睡覺,馬里蘭 

回美國的飛機是上午九點二十五分離開高雄小港機場的西北 10H,由於要二小時以前就要去 Check-in,未必免光宇爸媽來回奔波坐車辛苦,所以在七月十八日就先辭行,告訴他們不用特地來機場送我們。早上六點時由慈暉爸媽將我們叫醒,匆匆吃了早餐,在六點二十分正準備走上叫來的計程車前,慈暉提議我們彼此檢查一下是否所有證件機票俱全,光宇發出一陣驚呼,帶錯護照了,原來光宇的舊護照在1998年就到期,所以那時候就換了一個新護照了,但是因為2000年底出國申請簽證時,美國在台協會要求要將舊護照一並附上以方便查看過去進出美國的紀錄,所以這次申請新的學生簽證時也是兩本護照一起交給AIT,AIT寄簽好簽證的護照給光宇時,將I-20 (入學許可)夾在舊護照中,結果光宇以為這是新護照而帶來高雄,而將真正的新護照留在台南的家,這下可慘了,沒有護照就走不了了,而現在正是旅遊旺季,恐怕也很難延期啊,光宇一急就荒了,以為無法和慈暉一起回美國了,冷靜的慈暉穩穩的安慰光宇,並趕快拿爸媽的手機打電話回台南,還好光宇還記得把護照收在哪裡,經過一番尋找,爸媽找到護照,打了電話叫計程車,要專程趕到機場把真的新護照拿來順便送行,哈哈,還好前一天請爸媽別來送行,不然現在爸媽已經在高雄了,沒有人可以由台南緊急送護照過來。

我們到了小港機場時已經七點多了,帶所有其他旅客都 Check-in 完,由於911後所有行李檢查都很嚴格,為了怕行李拖運檢查來不及,想想說還是先去櫃檯看看能不能先 Check-in,櫃檯人員一聽到護照帶錯了,掩著嘴在那邊偷笑,慈暉為了安慰光宇,還在那邊拼命講笑話逗大家笑,為了飛行安全考量,沒有護照就不能 Check-in,但是櫃檯人員說可以先檢查我們的行李,幫我們 hold 住飛機,只要在九點以前拿到護照來辦理 Check-in,一切都沒有問題。七月十九日是禮拜五,而早上七點到九點正式上班尖峰時間,計程車真能衝鋒陷陣趕到機場嗎?光宇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在機場像陀螺一樣走來走去,眼睛多紅了,只差眼淚還沒掉下來,拼命和爸媽以手機聯絡,看看他們現在的位置在哪裡,終於在八點四十分的時候,看到爸媽帶著護照出現了,趕快拿著護照去辦好 Check-in,一顆大石頭終於落地了,嘻,爸媽被捉過來送行了。我們依依不捨的揮別爸媽,到候機室搭機去了。

在東京過境,於七月十九日下午一點四十左右抵達美國底特律國際機場,入關以後,由於轉往 BWI (Baltimore-Washingt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的飛機是五點十二分才出發,兩個人找好登機門後就坐在那邊等候,但是因為這幾次回台灣的行程實在是太緊湊了,兩個人每天都只睡三、四個小時,真的是累壞了,飛機上的電影播放都是在睡覺中度過,只有吃飯時被香味叫醒,所以很快的就在椅子上睡著了。迷迷糊糊睡啊睡,光宇在五點時張開眼睛看了一下錶,嗯,快五點了,又咪起了眼睛,過了五分鐘後驚醒過來,五點三分了,我們的飛機是五點十二分,趕快叫醒慈暉,很迷惑的看著四周,怎麼都沒有任何旅客,也沒有航空公司的人員在協助登機呢?再一看這個登機門的班機號碼及地點,怎麼換成別的地方及班機呢?這下子下壞了,難道我們已經睡過頭了嗎?趕快背起隨身行李,跑去看 Departure 電腦銀幕,原來他們把登機門換到隔壁隔壁去了,衝到登機口時已經五點八分了,距飛機起飛只剩下四分鐘了,一路走進去看到大家都在看我們,哇,是不是大家都在等我們兩個啊。不過過了一會兒,又看到空服人員推著一位坐輪椅的旅客進來,還好還有人比我們晚。

飛機在五點二十分起飛,在晚上六點四十幾分順利抵達馬里蘭 BWI 機場,朋友怕我們沒有力氣弄晚餐,先帶我們把行李丟回家,然後再載我們到 Tokyo Taipei 吃日本壽司,嗯,回到美國的家了,要開始人生新的旅程了,我們的婚姻之旅。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