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ding Day2 (July 9, 2002)

Day 2:7/9/2002/Tuesday:日本轉機,抵達台灣 

一路上兩個人多半是昏昏沉沉的睡覺,大概是熬夜累了,也沒有力氣醒來看電影,不過餐點送來時,倒是會自動醒來。 

到了日本大阪,轉機時又要再過一道安全檢查,這次輪到慈暉的工具刀被偵測出來了。本來是要沒收的,但日本的安檢人員比較願意幫乘客解決困境,在詢問過慈暉對這隻工具刀的需要程度後,他們將這把工具刀放到一個西北的扥運紙箱中,加掛一件扥運行李。 

晚上快七點抵達中正機場,出關一切順利,澎澎已經在接機處等我們了。一出機場大門,一股悶熱迎面而來,嗯,回到台灣了。機場外吹著大風,雨就慢慢飄下來了。把所有行李搬到車上後,慈暉坐前座和澎澎聊天,我就躺在後座繼續睡覺。在西螺休息站停車休息,原來是颱風來了,難怪強風把樹枝吹的嘩啦啦的響,打個電話回家告知目前地理位置,應該在十一點半以前就可以到光宇家了。不過據慈暉描述,光宇在睡覺時,曾經製造出令他記憶深刻的氣體。 

 十一點多到台南,我們都還記得路,順利回到家,先在樓下把慈暉的行李從大行李箱中拿出來,強壯的慈暉接著再把剩下的光宇行李,像揹冰箱一樣揹到四樓去。時間已晚,約好明天碰面的時間,慈暉就趕著回高雄家,而光宇開始吃回台灣的第一餐以及好吃的荔枝(ps. 荔枝可是光宇在美國魂思夢縈的水果),和爸爸媽媽及姑媽聊聊天,洗澡。說到洗澡,還是比較喜歡台灣的浴室,地上有排水口,洗完早後可以刷地,還可以把水都排掉,在美國都是站在浴缸裡淋浴,由於地板沒有排水口而有地毯,淋浴時浴簾一定要拉好,不然水流到地上就麻煩了。把要給爸媽及哥哥妹妹的東西拿出來,向爸媽交代一番,由於時間晚了,爸爸先去睡,沒想到一直嚷著愛睏的光宇及媽媽,竟然就一直試衣服及聊天聊到三四點才睡,真是厲害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