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ding Day3 (July 10, 2002)

Day 3:7/10/2002/Wednesday:健保,簽證,結婚登記,看牙齒,侯老師 

光宇早上七點多就起床了,因為慈暉八點要來載光宇去區公所辦健保卡。所有留學美國的人都知道,在美國要維持鐵打的身體,要看病一定要撐回台灣再看,因為美國的健保費很貴(ps. 光宇的學校一年要收美金2000元健保費用),看病買藥更貴(ps. 光宇有一次看眼科,在預約時間後又再等了一個多小時後,醫師花了五分鐘診斷是慢性結膜炎,開了一張處方簽,拿去藥局一問,5 cc 一瓶的眼藥水要美金75元,實在是買不下手,最後還是請爸媽從台灣買以前醫師開給光宇的藥,一瓶也不過300台幣)。 

由於高雄到台南的路塞車,八點二十分,慈暉終於在開了一個多小時後到了(ps. 不塞車只要40分鐘),出門前,爸媽先打到區公所申請戶籍謄本,據說這樣子一到就可以拿去辦健保了。還好南區區公所不會太遠,開了15-20分鐘就到了,趕快衝進去要拿戶籍謄本,不過很顯然先打電話來沒有用,還是得從頭辦。一般人只要收費十元,但因為光宇戶口遷出遷入太多次(ps. 都是以前選舉所造成的),所以多印了一張紙,要收費二十元,嗯,看來是印一張紙十元。然到戶口謄本後,帶著護照簽證、身分證、印章、以及戶籍謄本,到區公所內專辦健保的窗口去辦理健保卡,填了表格,繳了照片(ps. 說是辦理什麼全民健保IC卡之類的東西,沒有什麼其他選擇,光宇只好拿出那張好像是剛被叫醒的犯人所照的相片來用,希望以後能有機會換一張),九點半才辦理好。 

這時只好趕快開車到高雄,因為要趕著辦光宇的美國簽證及慈暉的澳洲簽證。光宇雖然在美國已經由J簽證換成F簽證,但是回台灣後還是得到AIT (美國在台辦事處)再辦理一次,還真是麻煩啊。至於慈暉的澳洲簽證,那是因為他八月要到澳洲做實驗,本來是要在美國先辦好簽證再回台灣的,但是因為拖到6/28/Friday才去辦,卻發現少了一些文件而無法辦,如果等到7/1才去辦,萬一護照來不及在7/6寄回來,那不就不用回台灣結婚了嗎?所以只好回台灣辦了。十點半前,趕到高雄的AIT,很幸運的找到路邊停車,就一起上樓辦簽證了,來辦理的人沒有很多,手機也沒有被櫃檯收走,只要求關掉即可。填了表格,領了號碼牌,就開始等,左等右等,怎麼都等不到我,已經快十一點了,找好叫慈暉自己去辦澳洲簽證,希望他能找到停車位。十一點二十分,終於輪到我了,呈上所有東西後,辦事員向我要最後一次唸書的成績單,因為沒有成績單,台北的AIT會退件的,我一下子傻掉了,我要去哪裡弄到UMCP (University of Maryland at College Park)的成績單,從美國寄來也要花一兩週,可是我19日的飛機要回美國,很緊張的問他說,從網路上印下來的可不可以,他說可以,心理頭稍稍安心了,而且為了怕來不及,還特准我可以在下午一點半前補件,就可以在當天一起寄到台北AIT,光宇心中的大石頭才放下來。十一點半,到樓下等慈暉,一直到中午十二點多才等到,告知成績單的問題,就趕快回慈暉家上網。 

到家了,這是光宇第一次面見慈暉父母,心中有些緊張,萬一他們不喜歡我,那要怎麼辦呢?所以昨天晚上睡覺前,媽媽特地找了一大堆衣服讓我試穿,挑了一條深藍色印有淡藍色玫瑰花的薄紗長裙、以及淺藍色的上衣及鏤空的小外套。見到慈暉父母、舅媽及姊姊,恭恭敬敬的叫了爸爸媽媽舅媽姊姊後,就先衝到書房去上網,到了UMCP網頁,找到申請成績單處,一按,才發現,申請成績單的服務時間是美東時間早上七點到晚上十一點,哇,那只好晚上回到光宇家時趕快弄,再由慈暉明天來台南前先拿去補件。沒辦法囉,就先去吃麵,吃飽後還有好吃的香蕉芒果,這又是光宇另一個朝思暮想的水果。 

一點半就出門先去高雄地方法院辦公證結婚登記,登記完了才能在禮拜天舉行公證結婚。在地方法院轉了一圈,實在是找不到該在哪裡辦,轉出去看到右手邊還有另一棟建築,上面寫著公證結婚的看板,就進去問一下,在門口的義工告訴我們要回到地方法院去買公證申請表,然後再回公證處登記及繳費,回去法院後就乖乖問人,買了中英文表格開始填寫。在填證人時,本來是要各填雙方的父親的,但發現需要蓋印章,而慈暉爸媽的印章沒有帶出來,就通通都填光宇的爸媽。由於沒填過,不小心把證人的位置寫錯,只好再去買一份重新填。好不容易都填好了,回到公證處二樓辦理登記,拿到3號的號碼牌,就開始等,等了約半小時才輪到我們,奇怪,怎麼由1號到3號會這麼慢。呈上所有文件,書記官請我們到門口的臺灣銀行先繳1500手續費,之後就交代我們禮拜天早上要9:40以前到場。 

 離開地方法院時已經三點半了,就先趕去802醫院看病,由於慈暉姊姊太懿在那當聽力治療師,掛號及看完病後的繳費領藥,都一併幫我們處理,我們從停好車、找姊姊、到眼科檢查看病、到離開停車場,花不到半小時的時間,還在免停車費的時間內。 

 四點半要在鳳山看牙齒,沒有時間耽擱,立刻出發,還順便到AIT去留個話,告知今天拿不到成績單,只好明天補件了。在鳳山市找了一下路,終於看到家樂福了,趕快去停車場停好車,就趕去牙醫診所了。在等醫生幫慈暉拔智齒時,光宇坐在椅子上看漫畫,可能是太累了,看得快睡著了,拔好後就輪光宇洗牙及補蛀牙,這次可能是牙齒保養得宜,只需要補一個小洞即可,但是慈暉的牙齒就不行了,因為他以前都沒有檢查牙齒,所有還要再去補兩次牙齒。由於拔完後一小時內要咬著棉花止血不能說話,慈暉就只好乖乖變成啞巴,由光宇負責講笑話笑他。 

一直很照顧慈暉,慈暉博士班的指導教授(ps. 如果慈暉沒有在2000年9月開學前放棄讀成大博士班,而決定跑來美國唸書),也是當初光宇管理保護區業務時,從頭到尾都積極參與幫忙的侯老師,因為七月十二日要出國做一、二星期的野外實驗,無法參加我們的婚宴,所以特別約好今天晚上一起吃飯聊天。到了餐廳,本來還在擔心,慈暉拔完牙後可不可以吃東西,不過肚子餓了,還是點了一份套餐來吃。一路閒談學校生活、保護區經營管理又回復到沒有團體及學者專家參與的舊況、各自的研究,老師說他很早以前就有預感我們之間的情況,還諄諄叮囑我們婚後要繼續好好溝通及互相扶持體諒,老師就好像我們的大姊一樣,從以前就很細心的關照著我們。還告訴我們一個有趣的巧合,老師在去年搬家,搬家前,房東要將該房子繼續出租,結果來看房子的是正方,正方一看是侯老師住過的房子,由於有合作保護區經營管理的工作經驗,對老師的認真及判斷力很有信心,當場就決定要搬過來。一直到九點多,才和老師依依不捨的分開,下次見面不知會是何時。 

回到光宇家已經十點多了,想說趕快上網去申請成績單,很高興的找到成績單並印出來後,仔細檢查了一下,慈暉發現上面沒有光宇的名字,天啊,這種非正式(ps. 正式的一定要用郵寄的)的成績單,是沒有附上學生的名字的。光宇急得快哭了,想說如果沒有成績單,那一定得到台北去當面面談了,不然就沒辦法回美國了。不過,光宇又再想了一下,似乎記得1997年由美國回台灣的時候,似乎曾經帶了一些正式的成績單回來,趕快回到房間,開始在2000年底去美國前就已經堆積如山的箱子中細細尋找。一面找,一面把不需要的東西扔掉,終於在12點多時找到,這時才真正的安心了。 

由於明天要拍婚紗照,本來約好是九點要到,但慈暉去AIT補件,九點是不可能趕到的,因此當光宇在找成績單時,慈暉已經先打電話問過是否可以晚一點到,他們說,新郎十點到即可,但新娘一定要九點到,因為新娘要先畫一小時的妝。但是光宇家沒有腳踏車以外的交通工具,台南的大眾運輸又是會讓人等不到車,所以最後就商請化妝師去上班時來載光宇。 

送走慈暉後,看著外面下著大雨,有點擔心明天的婚紗照要怎麼辦,媽媽安慰說,沒關係,今天晚上就把雨都下光了,明天一定會是大晴天。光宇看著混亂的房間,覺得實在是受不了,就坐下來繼續收拾,這一整理,又是到三點左右才睡。

送走慈暉後,看著外面下著大雨,有點擔心明天的婚紗照要怎麼辦,媽媽安慰光宇說,沒關係,今天晚上就把雨都下光了,明天一定會是大晴天。此時媽媽拿出慈暉爸媽、所有親戚以及他們自己要送給光宇的首飾,兩副手環(來自雙方父母)、三付戒指(慈暉父母一付,光宇父母兩付)、耳環一付(慈暉爸媽)、手鍊兩付(光宇外婆,光宇哥哥嫂嫂)、項鍊三付(來自雙方父母,哥哥嫂嫂),光宇一看就傻眼了,這麼多首飾,要怎麼樣才能戴到身上啊,還有訂婚戒及結婚戒要戴,不過媽媽說,至少慈暉爸媽送的一定要帶,後來光宇覺得應該要讓送的人看到,以表示感謝之意,決定全部戴,於是媽媽和光宇開始研究要如何戴這麼多東西,別忘了,光宇本來左手小指頭就已經有一隻小魚戒子,脖子上也有一條玉墬金項鍊,因此還費了好大的功/夫,才為全部首飾找到位置。(ps.結婚當天,姑姑送了一付手鍊;7/15在台北時,妹妹也拿出早就買好的兩隻手錶及項鍊耳環送給我們,所以這些都沒有在婚禮及婚宴上戴。外婆送的手鍊,也因為婚禮當天早上,媽媽希望由外婆親自交給光宇,所以將其拿到廚房,而光宇化完妝回來後,在房間將所有首飾戴上後,卻找不到外婆送的手鍊,因時間緊湊沒有去問媽媽,媽媽也因為忙著煮甜湯而忘記告訴了,所以也沒有戴在光宇手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