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ding Day4 (July 11, 2002)

Day 4:7/11/2002/Thursday:婚紗照 

早上八點起床,哈,今天可是拍婚紗照的大日子,雖然連續幾天都沒睡多少,眼框也黑黑的,但是還是精神奕奕的準備要去拍照了。八點四十幾分,化妝師到了,光宇趕快下樓,往位在中山路32號的伊莎貝兒婚紗禮服店出發。中山路位於台南市的重要商業區,找不到可以安心停車的位子,就先停在店門前畫黃線的格子中。九點多一點了,還沒有人到,所以是由化妝師開門、開冷氣空調、以及打點一切,然後得把所有披掛在身上的東西(包括眼鏡、戒指、項鍊、手鍊、手錶)及綁頭髮的的髮箍拿下,收在袋子中。 

接著在一樓坐定,開始先梳頭及上捲子,光宇心想,奇怪囉,不是一般都是帶假髮嗎?為什麼還要燙頭髮呢?接著是塗了兩層指甲油,化妝師技術真好,塗的又均勻又清爽,完全沒有塗到肉上面,然後是修眉毛以及刮掉唇毛,皮膚上塗保養液以及好像上了兩層粉底,之後就可以下髮捲、梳頭了。基本上是把頭髮盤起來,然後用很多髮膠將其固定住,由於光宇曾經自己在美國將鬢角剪的短短的,根本梳不到耳後面,化妝師就笑說,哪有女孩子家把鬢角剪成男生的樣子,不過其實是光宇在六月初剪的時候還不知道要結婚了,等到六月中訂婚後,因為已經剪得很短了,來不及長長了。之後還有上眼影、畫眼線、畫眉線、畫口紅、每隻眼睛裝了五根假睫毛、刷腮紅、撲粉等等動作,畫眼線及裝假睫毛是最難受的,眼睛還要一下朝上看或是朝下看,眉筆劃在眼眶上,簡直是非常非常的不適應。慈暉九點半多到的,就先在一旁等著。大概是十點的時候,光宇終於畫好了,可以去試穿禮服了,輪到慈暉上妝了,這時攝影師兼老闆、門市主任、助手們也都到了。由於昨晚下大雨的緣故,早上出門時還陰陰的,為了擔心今天天氣不定,萬一下午去拍外景又下雨就糟了(ps. 平常是下午三點才開始拍,大概拍三、四小時,那時候的光線比較好),他們商量後決定先出去拍外景,到二樓由門市主任幫忙光宇挑了一套出外景用的漂亮白紗禮服,幫忙光宇穿上那大大的澎澎裙,拉好拉鍊以及別好腰身,接著就下樓先將手臂及肩膀都上一層粉底,然後戴上頭飾、長白手套、以及搭配的項鍊及耳墬,還順便將腋毛刮下,不然拍起照了就不好看了。 

大概是十點半到十一點之間,出發拍外景。先到成大校園拍照,攝影師會告訴我們眼睛要看哪裡、手要怎麼伸出去或是交疊扶著、頭要擺什麼姿勢、身體要往哪裡傾斜,常常覺得自己擺的姿勢沒有攝影師好看,而且這些姿勢實在是不太自然。然後往安平區前進,拍了一些以公園為景的照片,這個時候已經很熱了,光宇及慈暉從剛開始的嘻嘻哈哈,已經變成又累又熱又睏了。接著前往位在安南區的台鹼宿舍,那邊有古舊的日式宿舍,只是由於昨晚下大雨,道路積水無法拍照,接著攝影師問我們有沒有特定地點要去,我們說要去四草保護區內拍照,嗯,他們都不知道在哪裡,很顯然,那邊似乎不是拍婚紗照的熱門地點。我們就一一指路,一路開到安順鹽場辦公室,一進到辦公室旁的籃球場,慈暉就任出王建平老師的車子,喔喔,可能要被熟人逮著了,還好有邀請他們參加婚宴,不然待會遇到時會被砍了。 

先到了有大樹的前門,由於地上積水,擋住門口,穿著拖地長裙白紗禮服的光宇,即使是把禮服拉高,也很難跨水而行,決定繞到另一個有花園的門去試試看。一行人開車繞道到後門,下了車一看,哈,這裡也積水走不進去,正在傷腦筋時,一位學生走出來對我們說,裡面正在開會,希望我們不要吵到他們。此時慈暉小聲對光宇說,那是他們以前實驗室的學弟,現在竟然都不認得我了,於是慈暉高聲對那位學弟說,XXX過來一下,你不認得我了嗎?學弟仔細一看,竟然是學長耶,馬上告訴我們王老師和翁老師在裡面開會,然後就跑進去通告他們了。本來學弟想說用塑膠袋鋪在水上,但是看看光宇的樣子,好像還是走不進去,就建議我們由旁邊那個搖搖欲墬的房子走到前院,此時翁老師及王老師也跑出來和我們開玩笑,翁老師還凶凶的笑著說,嘿,沒有申請不可以來拍照。我們又開車繞回前門附近的那個破房子旁,就從那邊走進前院了,開始拍照時,老師及學生們就圍在旁邊看,還一直要逼問交往經過,不過這樣子我們就很難拍照,慈暉就把他們趕回去開會了。拍完了鹽場辦公室,走出來到螃蟹池旁,太棒了,當初種的五梨椒已經長到膝蓋的高度了,走到水池旁拍了幾張,不過後來挑片時都沒有挑到,因為當時太陽實在太大了,水面反光一片亮亮的,實在是拍不出效果來。 

這時已經下午三點了,真是又累又餓又睏又熱,實在是非常高興外景拍完了,在回攝影棚的路上,老闆問我們要吃什麼當午餐,既然人都到安平了,那安平豆花當然是不能放過,順便還點了在府前路上的福記肉圓,那時候沒有想到,這竟然是我們這次回台灣來,唯一吃到的台南小吃。 

回到攝影棚,換回原來輕鬆的衣服,吹著冷氣吃午餐,休息一下,四點又開始拍棚內部分。棚內共拍五組衣服,白紗、亮深紫色、粉紅、蘋果綠、以及中式結婚禮服,除了中式以外,其他都是自己挑樣式及顏色的,有不同的首飾搭配每套禮服,每次都是光宇先選好顏色後,就到一樓換髮型及補不同的妝,而慈暉就搭配相稱顏色的西裝,拍照時攝影師常常講笑話逗我們笑,順便提振精神。由於休息了一下,剛開始拍白紗時還很有精神,不過漸漸地就開始撐不住眼皮了。不過換深紫色後,由於走動了一下,又恢復精神了,而且深紫色看起來很高貴,但是好景不常,還是撐不了多久;好在粉紅色都是拍很俏皮的動作,因為好玩,倒是精神奕奕的;但是一路下來還是累壞了,等到拍蘋果綠時,已經兩眼呆滯,全身都又睏又累,攝影師常常得提醒我們不要打混,不過大概是看我們真的累了,所以拍了比較多眼睛往下看的鏡頭。拍中式禮服時,還有一個鏡頭是慈暉扮演調戲害羞的小姐之紈褲子弟,等到中式禮服拍完時,已經晚上九點了。這時,門市主任開始向我們說明25000台幣是30組照片,結婚當天會幫忙準備的東西,以及明天晚上來挑相片及結婚當天的三套禮服(白紗、敬酒、送客),然後禮拜六晚上試禮服及拿謝卡及放大的那張照片。 

九點半多,離開婚紗禮服店,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慈暉的車上就癱下來了,從來不知道拍婚紗照這麼累。回到光宇家已經十點了,趕快一起吃晚餐。由於光宇明天早上要到802醫院看肺病,正在傷腦筋要如何過去,最後慈暉建議我乾脆今天晚上住高雄,這樣子明天早上起床後再去看病即可。於是,光宇趕快卸妝及洗澡,十一點半時和慈暉一起前往高雄。 

到慈暉家時已經十二點半了,偏偏小狗聽到慈暉回來就一直叫個不停,把媽媽及太懿都吵醒了,既然醒了,就交代了一下明天看病的事情,媽媽還將要讓我們帶回美國的蠶絲被拿出來,一起裝上被套收好。等到一切都弄好、慈暉也洗好澡,爬到床上時又已經兩點多了,但是這時候我們兩個反而睡不著,就好好閒聊相處了一下,三點多才昏昏睡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