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ding Day5 (July 12, 2002)

Day 5:7/12/2002/Friday:看肺病,拿澳洲簽證,辦健保卡,挑照片及禮服 

早上七點多就張開眼睛了,看慈暉還在睡覺,就繼續躺著賴床,一直到九點半多才起床,匆匆吃了早點,十點多就去802醫院看病去了。 

今天看的是肺病,光宇自從2000年底來美國後,在2001年發生兩次呼吸不順暢的問題,一次應該是在7月中,一次是在十或十一月吧,每次都是呼吸不順暢、深呼吸有困難、肺部覺得很緊有壓力、喉嚨有好多痰,大概都會難受一個月後才好。為了省錢,光宇一直沒去看病。到了2002年1月,又是同樣的症狀,這次卻一直沒有好轉的跡象,只有不太舒服及很難受的差別了,像今天就是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完全沒有辦法跑步,連深呼吸都會痛。不知這個毛病和光宇在USDA的工作是否有關,那時候常常要去把大量的烘乾的植物樣品磨成粉末,每次一做就是連著一兩星期工作一整天,工作的地方粉末瀰漫,每次做完就全身覆蓋了一層植物粉末,吸進肺裡的也不知有多少。醫生聽完症狀急用聽筒聽呼吸後,要光宇去做心電圖及照X光,然後把結果帶回來診斷。只知道在照X光時,根本沒辦法深呼吸讓肺部張開,X光片拿出來後,慈暉就說光宇的肺根本沒打開,在兩個肺的下方是相當多的白點,醫生判斷為慢性支氣管炎,開了抗生素及化痰止咳的藥。 

回家吃午飯後,慈暉帶著光宇到高雄市的南北乾貨區(ps.類似台北的迪化街)的特定一個攤位,去買一些好吃的零嘴,兩大包的酸梅、一大包的鱈魚香辣絲、一包的杏仁小魚乾(ps.可惜回美國前整理行李時,發現有一些螞蟻爬進來了,就先放進冰箱中要把螞蟻凍死,可是後來就忘了帶回美國了)。接著先去把慈暉的澳洲簽證領出來,因為他也需要護照來辦理健保卡。 

辦健保卡的過程也挺麻煩的,一開始我們先到慈暉家附近的戶政事務所,但是辦事員說健保事宜要到區公所辦理,可在二樓申請戶籍謄本,四(?五)樓辦健保卡。到了苓雅區公所,先去申請了戶籍謄本,想說這樣就可以申請健保卡了,但是負責健保事務的辦事員說她查不到慈暉的資料,原來是因為慈暉只在台南及台北工作過,所以高雄的區公所不會有其資料,必須先到健保局在高雄的辦事處先申請過去健保資料才行,唉!在健保局附近的馬路上繞了幾圈,都找不到停車位,只好暫停黃線,由光宇待在車子裡顧車,不要被開罰單或拖吊即可。東奔西走了一下午,終於在下午五點前,帶著齊全的文件,回到苓雅區公所,完成健保卡的辦理。 

嗯,又是該趕往台南的時候了,不過時值下班塞車時間,開到台南大概要花至少一個半小時,為了能在禮拜六晚上試禮服時趕出來放大照及謝卡,伊莎貝兒的老闆請我們在七點時過去挑片。由於昨天說好光宇媽媽會一起去挑禮服及婚紗照,看看時間,已經來不及回家和爸媽一起吃晚飯了,所以請爸爸媽媽吃飽飯,然後順便幫我們準備一點食物,一到家接了媽媽就立刻前往伊莎貝兒。花了大概兩個多小時,綜合三個人的意見,終於從80多張美美的照片中,挑出32張。白紗禮服很快就決定了,但是敬酒及送客的禮服,在試了七、八套禮服後才決定,一套藏青色的薄紗澎裙禮服,以及一套淺藍色綢緞禮服,並量了光宇的尺寸好對禮服進行修改。在試禮服時,光宇突然覺得自己實在是非常粗壯,因為有幾套美麗的禮服,都因為光宇壯碩的身材而無法拉起拉鍊,只好忍痛放棄,本來還想說要減肥一下的,但是骨架子可是沒辦法縮小的。十點半多了,累了也該回家了,但是在和老闆們再見前閒聊了幾句,結果由於光宇實在是太會講話了,講一講就把話題引到慈暉的最愛 -- 潛水,一群人就在那裡聊潛水及渡假,一直到十一點半時光宇媽媽準備開始打瞌睡了,才趕快結束話題回家,並趕快補上好吃的晚餐。 

由於這幾天實在太累了,而且一直在外面跑來跑去,都沒有時間陪陪爸媽,所以約好禮拜六早上不出門,慈暉中午吃完飯後在來台南找光宇,因為要買兩個人結婚時穿的鞋子、慈暉的西裝外套及長褲,光宇還要配眼鏡,以及許多其他事情要做,所以行程似乎還是會很趕。
Comments